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正文

清末民间故事:竹公子

时间:2013-10-24栏目:民间故事

  竹公子
  
  作者/燕垒生
  
  沈子龙,清末湖南人,少年时跟随舅父外出做生意。他舅父姓秦,在成都开了个分号,便让沈子龙先去那儿柜上熟悉一下,以后好接手。
  
  蜀道难,自古即然,因此有句话叫“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未治蜀先冶”,便是因为这地方与外界交通不便,宜割据,也宜偏安。当时成都还算安定,兜子龙每天也没有太多的事。
  
  这一日,他正与舅父在柜台前闲聊,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咯咯”的声音,舅父一听这声音便道:“是竹公子来了,快把饭菜拿出来。”
  
  沈子龙探头一看,只见门外走来一个拄着竹杖的乞丐,年纪却很轻,身上也很干净。
  
  平常人施舍给乞丐的无非是些剩饭剩菜,但沈子龙见舅父拿出来的却是热气腾腾的一饭一菜一汤,与店里伙计吃得差不多,便觉得有点奇怪。
  
  等那乞丐吃完了,道了谢后离去,沈子龙问舅父缘由,舅父叹了口气说出了一番话。原来此人姓竺,本是个世家公子,心性倜傥,极爱竹,因此自号“竹公子”。
  
  只是这竹公子挥金如土,几年里就把偌大一份家业挥霍干净,沦落到只能乞讨度日,而且还有公子派头,从来不肯开口求人。
  
  舅父怜悯竹公子的境遇,吩咐沈子龙,只要竹公子来,都给他准备一份平常的饭菜,不要用剩饭剩菜打发。
  
  舅父常教导沈子龙要和气生财,这大概也是一条。不过竹公子果然甚是高傲,明明舅父有过这种吩咐,他却只是初一、十五才过来,吃完后又彬彬有礼地道谢,完全没有叫花子的寒酸相。
  
  过了几个月,这一天正是十五,舅父带了个伙计一早出门收账,本来很快就应该打转回来,谁知到了吃晚饭时,跟去的伙计突然一脸惶急地跑回来,对舅妈说:“不好了,老爷被陶横将绑了!”
  
  所谓横将,是蜀地对强盗的叫法。那陶横将是个悍匪,官府屡次围剿他,但此人神出鬼没,从未落网。
  
  这人一直在川西出没,谁知竟然侵入成都附近,舅妈是个妇道人家,听到这消息,顿时没了主意。再问下去,伙计说陶横将知道舅父生意不小,要勒索一万块银元,不然就撕票。一万块银元不是笔小数目,那陶横将又是杀人不眨眼的,没人敢去送银元。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却听廊下有人道:“秦公原来有难,在下愿为秦公解之。”循声看去,却是坐在廊下正在吃饭的竹公子。舅妈正在发愁之际,听竹公子愿去,当真像天上掉下个救星,连连道谢。沈子龙却多长了个心眼儿,小声道:“舅妈,这么多钱交给他放心吗?我也去吧。”
  
  竹公子似乎知道他们的心思,高声道:“沈公子要去也好,只是要听我安排。”
  
  一万块银元有好几百斤重,沈子龙找了辆小车推着,竹公子拄着竹杖走在一侧,跟着带路的伙计连夜出发了。
  
  到了陶横将盘踞的山下,伙计战战兢兢,说陶横将就在山上,自己说什么都不敢上去了。沈子龙推着车,亦觉筋疲力尽,竹公子见他累坏了,便伸手过来帮他推。竹公子模样清瘦,谁知力气却大得惊人,沈子龙立时轻松了不少。
  
  上山走了一程,却不见周围有人的模样,沈子龙正觉奇怪,心想占山为王的横将,怎么连一个喽哕都没有?正在这时,前面林中有人突然笑道:“我道是谁,原来师弟来趟这浑水。”
  
  竹公子上前拱手道:“秦公是个厚道人,若师兄还认我这师弟,请网开一面。”
  
  这时,林中的陶横将又道:“虽然你是我师弟,但亲兄弟明算账,你愿意挑这担子,自然也要试试斤两。”
  
  竹公子眉头一皱,缓缓道:“师兄是不肯卖面子了?”陶横将只是狞笑一声,再不说话。
  
  竹公子转过身道:“沈公子,情形有变,请你退后,未听到我的声音,万万不可上前。”沈子龙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得退后。只见竹公子拄着竹杖上前,山道上立时响起“咯咯”的声音。竹公子一走进林中,树林立时腾起一股黑气,遮得星月无光。沈子龙睁大了眼,只听见厮杀声,不知林中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这股黑气翻翻滚滚,突然发出“哧哧”几声锐响,黑暗中有几道火光冲天直上,一下将黑气撕开,那陶横将嘶声道:“你既然练成了,为什么还要甘为乞儿?”
  
  竹公子则朗声道:“人生天地之间,纵然误入邪道,也要问心无愧。”随着两人一问一答,林中突然发出了一阵“砰砰”的乱响,仿佛有十七八个人在械斗。又过了一阵,声音戛然而止,黑气也慢慢淡去。
  
  沈子龙正在惴惴不安时,却又听得“咯咯”的响动,只见竹公子扶着舅父走了出来,舅父面如死灰,也不知是死是活,竹公子的衣服比先前更破了一些,左腿有些瘸,想必受了伤,但走起来仍然很坚实。
  
  竹公子送他们回到家中,将手中竹杖交给沈子龙舅妈道:“秦公受惊吓过度,进去歇下后,将这根竹杖悬在床头,明日便可无事。”
  
  第二天,他果然又过来了,此时沈子龙舅父已经呼吸平稳,竹公子看了看道:“行了,不会有事了,以后出门定要小心。”他也不要其他酬谢,只要了一饭一菜一汤,吃了便拄着竹杖离去。
  
  这一天晚间,舅父醒来,说起林中之事,原来陶横将其实是个独脚大盗,并无喽哕。但他在林中树下埋下了十多具尸首,竹公子进来时,陶横将一拍树干,便有一具尸首破土而出,向竹公子冲去,竹公子却以竹杖在地上划出痕迹,那些尸首冲到他近前便倒地。如是再三,最后竹公子杀到陶横将跟前,陶横将见势不妙,身形突然消失,竹公子正在打量四周,陶横将又突然从一棵树身中闪了出来,打伤了竹公子,但竹公子的竹杖却也刺中他的咽喉。
  
  舅父说到这儿,叹道:“原来竹公子和陶横将都会驭尸术。”驭尸术和湘西的赶尸术同出一源,但更为诡异,能驭使尸首为己所用,怪不得陶横将一个独脚大盗,官兵也奈何不得。只是竹公子分明也是邪道中人,却极有正气,实是风尘中的异士。
  
  后来沈子龙再没见过竹公子,只隐约听说有这般一个拄竹杖的乞丐云游四方。他后来生意做得也不小,但每次在路上碰到拄着竹杖的乞丐,都恭恭敬敬地让到一边,心想安知那是不是竹公子变相?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