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故事 >> 正文

正在消失

时间:2013-10-26栏目:恐怖故事

  正在消失
  
  文/刘明威
  
  一
  
  让我想想,事情最初是在何时开始的……我想起来,应该是我上任部门经理之后不久。那天该我休假,我的计划是待在家里,陪我的女朋友晓芙看看韩剧。可是,才看到一半,公司的人就急匆匆地赶到我家里来,告诉我公司出事了。我责备他:“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居然要亲自找到我家来?”问这话的时候,我在心底确定了一下,我的手机并未关机、也并未停机。不料,对方却给了我一个惊讶的回答:“打了啊,可是,接电话的人却说不是你!”
  
  我当时并没有更多的精力纠缠在这个上面,马上赶回了公司参加会议。等到这次事故处理完以后,我再回过头来追查我手机信息的时候,却发现了古怪——我用晓芙的手机拨打我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我再一次确定自己的号码没有拨错——这个号码我使用了快三年,然后质问他:“这个号码是你的?”
  
  “当然是我的!”对方道,“我用了好几年,难道还有假?”
  
  “这不可能吧?”我心想,难道是移动公司搞错了?把同一个号码分给了两个人在使用?可是,我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于是,我找到自己的手机,却发现上面竟然显示无SIM卡。真是奇了怪了,我的手机卡就这么不见了,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二
  
  让我再继续回忆一下,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肯定不会没有任何缘由。于是,我马上想到晓芙,我那漂亮又温柔的女朋友,公司老总的女儿。是的,为了追到她,我可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这其中就包括杀人。没错,我杀了人,他的名字叫郑钧,是我爱情和工作上最大的敌人。当时情况危急,如果他不死,不仅晓芙会对他投怀送抱,部门经理的位子也轮不到我。
  
  人的一生不就是赌博吗?于是,我咬咬牙,埋伏在暗处杀掉了郑钧,并且把他的尸体埋到了荒山野岭里。要是不出意外,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他。与此同时,由于他的突然失踪,公司对于部门经理人选的考核不得不在我身上进行。我再适时地对晓芙发起攻势,也就水到渠成地成了她的男朋友。
  
  是的,就是我杀了人之后,事情就开始了……就像那巨大的齿轮,开始慢慢转动……
  
  SIM卡离奇地变成了别人的之后,我找过移动公司,可他们声称记录显示,那张卡登记的名字根本就不是我。我知道小偷没可能跟移动公司的人串通,只好悻悻离开。可当我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口袋里的手机不见了。这下我更奇怪了。刚刚我还拿出手机作为证据给移动公司的人看呢,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呢?我回去找移动公司的人,声称我的手机被偷了,可当他们调出监控录像给我看,却发现从始至终,甚至没有一个人靠近我。我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额头开始冒冷汗,顾不上他们奇异的目光,急匆匆地离开了。
  
  到了这里,事情才刚刚开始。
  
  我身上的很多东西开始无故地消失。比如,我登录自己的QQ,却显示密码不正确。当我打电话给客服进行申诉的时候,对方给出的结果却是:QQ号根本就不是我的,真正的拥有者正在使用中,且已经使用8年了。接下来,我的车牌号、微博号、借书卡等都成了别人的。
  
  看起来,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幕后操纵,试图将我挤出人类社会。我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找出幕后的黑手。可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三
  
  我回到家里,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我试了很久,却毫无效果。我敲门喊晓芙的名字,却没有人应我。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小区保安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将我压倒在地上,拖着我去了保安室。就在我声称要起诉他们的时候,晓芙却怯生生地走了进来。我像落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喊道:“救我,晓芙,他们非法限制我的自由,快报警!”
  
  晓芙本能地后退了几步,看得出她很害怕。保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晓芙,问道:“小姐,他说的……”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晓芙皱眉道。
  
  “什么?”我以为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你到底是谁啊?你为什么试图开我家的门?你又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晓芙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嘶吼道,“是有人在威胁你吗?是这些保安?还是外面有什么人?是我啊,你最爱的男朋友,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我男朋友?”晓芙的脸色突然变了,“你不是!我男朋友叫郑钧,不久前,他失踪了。”突然,晓芙像想起什么似的质问我,“你快说,你是不是知道他的下落?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晓芙一提到郑钧的名字以及后面的质问,我就警惕起来。我想,会不会是她听到了什么风声,然后设计了这么一出来套我的话?想到这里,我自然是大力辩解:“没有!他不是你男朋友,我才是啊!”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赶来了,把我和晓芙都带走了。在公安局里,我们俩被带到不同的审讯室里。按照惯例,我首先要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可是,我的钱包又离奇地不见了。我不可能直接对警察说,只好称身份证落家里了。警察问走了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在某个机器上查询了一番后,冷笑着对我说:“你真当现在的警察是吃素的吗/身份证号码信息和名字根本就对不上号!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什么潜逃的罪犯?”
  
  我虽然吃惊,但我不必去确认是否是由于警察输入错误的缘故,因为我知道,这下连我的身份信息也消失了。
  
  四
  
  我没办法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可他们也没办法证明我有罪,只好关了我一天就把我放了。从公安局出来以后,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公司赶去。可当我走进公司的时候,前台居然拦下我,问我:“先生,请问您是找人还是有事呢?”
  
  昨晚的审讯让我无比疲倦,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我选择了无视她,径直往我的办公室走去。眼看着我就要进办公室了,前台却带着一群保安把我架走了。到了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发火了:“你们瞎眼了吗?不知道我是谁吗?”
  
  前台不屑地笑道:“那你说,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你们的经理!”
  
  “切!你当我们瞎了啊?连经理都不认识。”对方“切”了一下,“再说了,就你这个熊样,还能是经理?我看是狗屁才对。”
  
  旁边的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我突然意识到,不会连我的经理身份也消失了吧?
  
  见我无话可说,前台一招手,保安们一拥而上,把我丢了出去。
  
  突然,路人一声惊叫打断了我的思绪。那是一个女人,刚好路过,看见我坐在地上,就好奇地多看了我两眼。看着看着,她发现我的左手臂竟然猛地动了两下。她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赶忙刹住脚步,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盯住我的左手臂。让她惊骇的是,我的左手臂又猛地动了几下。这次,她终于确定不是自己眼睛有问题了。接下来,她发现我的左手臂的颜色越来越淡……到最后,就像那空气中的泡泡消失不见了。是的,我的左手臂就这么突然消失不见了,无影无踪。女人被吓坏了,尖叫起来。
  
  但奇怪的是,我当时什么感觉也没有。就是在手臂消失的那一刹那,我因为失去了手臂的支撑,整个人轰然倒地,砸得我眼冒金星。等我试图起来的时候,也就发现了自己那只消失的手臂,继而发出了和女人一样的尖叫声。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起身,拦下出租车赶到医院,让医生帮我检查。可医生给出的结果却是——从皮肤愈合生长的程度来看,我这条手臂断掉的时间不低于20年。
  
  听到这个结果,我简直要疯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彻底看清关于发生在我身上各种消失现象的真相——这不是人为的,这是一股不可抗拒的神秘力量。
  
  离开医院后,我在街上游荡,不知该去哪里。我试图联系以前的朋友,但他们纷纷声称不认识我。我最后的希望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可是他们已经老迈,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我是绝对不想骚扰他们的。
  
  五
  
  不知是哪来的灵感,我突然想到,如果是老天试图让我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像空气一样无影无踪、无人知晓,那么,我可不可以制造一些事端让自己被世界上所有人所知,说不定这样就能阻止我的消失呢?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我手上有张王牌。没错,就是郑钧。我杀了他,把他埋在荒山野岭。只要我向公安局投案自首,然后找来记者实时报道,我马上就会闻名全国——即便是恶名。
  
  这是无奈之举。不管我将受到何种制裁,也好过这种无声无息地消失。
  
  打定主意后,我再一次来到公安局,自首了我杀人的事。但是,我同时提出了一个要求:除非有各大报刊记者在场,否则我不会说出埋尸地点的。这个理由很出乎警察的意料,却并非不能接受。于是,如我所愿,一大批的新闻记者赶来,跟随押解我的警车一起,奔赴我杀人埋尸的地点。一路上,我很欢快,仿佛看见自己那消失的手臂、消失的所有身份身心、财产以及晓芙都回到了我身边。是的,我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战胜了老天!
  
  可是,最后的结局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我信誓旦旦地指着某一个位置之后,警察们掘地三尺,甚至连骨头都没发现。我不敢相信,是我弄错了吗?不!肯定是这里,我没记错!我咆哮着,像疯子一样哈哈大笑,任由绝望的潮水将我淹没……
  
  人们很快将我这个疯子放到脑后。我被当成精神病人安置到了一家疗养院里。在那里,他们问我的姓名、问我是否有亲属在世。我想起了老迈的父母,想起他们含辛茹苦将我养大,我还没来得及回报他们,却要像空气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感到很苦闷、很对不起他们。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跟他们说说话,见他们一面。电话是疗养院的工作人员负责帮我打的。接通后,他们问了我父母的名字,确认没找错人后,说明了我的情况,希望他们能来看看我。可是,我却听到了令我诧异的回答:“同志,你们搞错了吧?我儿子在刚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之后我就一直没再生。”
  
  我蒙了,脑袋像被惊雷击中般轰鸣。我夺过电话,朝电话里喊道:“妈,是我啊,我是您儿子,您怎么能不记得我了呢?”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人被全世界遗忘的痛苦远不及被生育自己的双亲遗忘的万分之一。尽管我知道,又是那股力量让我从我父母的生活里消失了,如让我的手臂从我身上消失了一般。可我不愿意相信,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在剥夺了我如此多的东西后,居然还要夺走我的父母?
  
  我被当作发病了,被人强行打了医学专用剂,拖进了房间里。
  
  我不知道是不是医学专用剂的作用,因为我看见,我的右脚也猛地动起来。当我因为医学专用剂的作用沉沉睡去又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右腿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知道任何的申诉和求饶都是无用的。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郑钧的鬼魂在报复——如果鬼魂真的存在。如今,我就躺在疗养院的病床上,眼睁睁地看着我身体的部位一点点地消失。
  
  (摘自《女人坊》)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