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海浮石_故事先生网 - 365体育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 正文

神奇的海浮石

时间:2013-11-8栏目:百姓故事

  神奇的海浮石
  
  白艳平(辽宁)
  
  1.苇岛
  
  周老三今年七十岁,他是苇岛的厂长,他让司机开着“呼呼”冒着黑烟的破桑塔纳,来到了乡政府。他找到一身胖肉的王乡长,一说续签第三张捞取海浮石合同的事儿,王乡长就把脑袋晃成了货郎鼓,说:“当初刘乡长没退休的时候,他让你免费捞取海浮石,是为了那一百多名职工的饭碗考虑。如今那些职工们去世的去世,退休的退休……我们现在准备收回海浮石的捞取权,并将其公开对社会拍卖!”
  
  周老三和王乡长解释了半天,可是王乡长就是听不进去,最后周老三气得一拍桌子大叫:“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苏海天和牛犄角对我捞取海浮石眼红,他们要半腰插一杠子?”
  
  王乡长一张脸阴沉得几乎能淌下水来,他说:“周厂长,你不要发脾气!海浮石的捞取权对社会进行公开拍卖,不仅你可以参与,苏海天和牛斌也可以参与呀!”
  
  周老三冷笑一声说:“好,拍卖就拍卖,谁怕谁!”
  
  王乡长看着周老三摔门而去的背影,他急忙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乡药材站的苏海天。
  
  苏海天接到电话,兴奋地说:“王乡长,捞取海浮石的权利,对社会各界进行公开的招标拍卖,这不仅可以为乡财政增加收入,还是体现您公平执政的一件大好事!”
  
  周老三和苏海天的矛盾起源于海。浮石。这海浮石本是辽河的一大特产。辽河在流过内陆一些火山岩地貌的山川的时候,那些松动的火山岩会随水流下,最后漂到海里,就会形成了海浮石。海浮石最佳的捞取点——便是正对着辽河人海口的苇岛。
  
  苇岛原归白苇子乡管辖,上面还建有一个苇厂。改革开放后,由于苇岛上面产的苇子质量欠佳,根本没有什么市场竞争力,在苇厂上班的一百多名职工,基本上就开不出丁资来了。
  
  这时候,周老三挺身而出,他写了一份责任状,要承包苇厂。白苇子乡的刘乡长一见周老三要接下苇厂这个烫手的ili芋,他便开出了一个承包的条件,那就是不能让苇厂的任何~名职工下岗。
  
  周老三当着刘乡长的面一拍胸脯说:“想让苇厂的一百多名职工都有口饭吃,这个很简单,那就是苇岛周围捞海浮石的权利必须归我。
  
  周老三在那几年自然灾害的时期,就曾经和好朋友牛强一起,偷偷地弄了一条小船,出海去捞取海浮石,然后卖钱换粮来贴补生活。
  
  周老三和牛强捞取海浮石事发,他们俩一起被工作组批斗,牛强挣脱了绑绳,半夜从牛棚中逃走了。工作组一路追牛强追到了海边,牛强跳海逃生,最后再也没有回来。
  
  海浮石是一味中药,有清肺化痰、软坚散结的奇效。可是在苇岛海面捞取的海浮石,并不足以养活苇厂的一百多名职工。刘乡长斩钉截铁地说:“只要你能让苇厂的职工都有饭吃,海浮石的捞取权就归你!”
  
  刘乡长当即拍板,便和周老三签了十年的合同。周老三真是个干事的人,他将苇厂的一百多名职工分成三组:一组负责收割和管理苇塘,一组负责在苇岛上养鸭养鱼,大搞副业,他则领着那些青壮年工人,坐着小船,一边出海捕鱼,一边去捞取海浮石。
  
  海浮石的形状和珊瑚差不多,是陆地火山喷出的岩浆形成的多孔石块,这些轻飘飘的石块落进了辽河后,又被滚滚的辽河水,冲到了大海中。
  
  这些多孔的石块经过海水的浸泡,就会成为海浮石。刘乡长在白苇子乡干了三十年乡长,周老三就在苇岛的海面上捞了三十年的海浮石。
  
  刘乡长退休后,继任的就是三十多岁的王乡长。周老三的苇厂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有了一个半机械化的养鸭场,还有一个中型的养鱼场。他们出海捕鱼,捞取海浮石的船,也变成了以柴油机为动力的铁壳船。
  
  海浮石是不可再生的资源。随着这些年的捞取,也是越来越少,海浮石的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连年见增。
  
  可是周老三捞取的海浮石,全都一自产自销,苏海天是一块也得不到。他看着碗里的肥肉吃不到自己的嘴里,便在暗地里撺掇王乡长,他们便想出了招标这个办法。
  
  2.圈套
  
  牛犄角就是牛斌的外号,他是牛强的孙子,牛犄角在苏海天的手下任业务经理。
  
  当年牛强跳海而死后,周老三就对牛家多方照顾。五年前,牛斌就来到周老三的苇厂上班,可是他天生就是个刺头,干活偷懒不说,还经常和厂子里的工人打架。厂子里的工人都不喜欢牛斌,就背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牛犄角。
  
  周老三将牛犄角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后,牛犄角便气呼呼地离开了苇厂。他和苏海天臭味相投,就到药材站上班去了。夺取海浮石捞取权的主意,就是牛犄角给苏海天出的。
  
  一个星期之后,海浮石捞取权的拍卖会在乡礼堂举行。周老三为了苇厂的生存和发展,他只得和苏海天的代表牛犄角轮番叫价。可是随着捞取权的价格不断攀升,周老三在叫到20万的时候停住了。
  
  牛犄角用三角眼睛一斜周老三,然后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叫价牌-22万。就这样,苇岛附近海浮石的捞取权就归了苏海天。
  
  苏海天踌躇满志地购进了五条铁壳船后,便开始高薪招聘能够捞取海浮石的船员。
  
  周老三一个月给那些捞取海浮石的船员开的是两千块,而苏海天开的工资竟是三千块。果然有30多个经不起诱惑的青年,偷偷离开了苇厂,到苏海天那里报到去了。
  
  经过这些年的捞取,苇岛附近的海浮石资源并不丰富,牛犄角领着工人们起早贪黑地捞取,到了月底一算账,只卖了不到8万块钱。
  
  30个工人开支便需要9万,再加上买船和购买海浮石捞取权的费用,每个月苏海天至少要拿出15万,才够这只海浮石捞取船队的开销。
  
  苏海天看着桌子上的八万块钱,他指着牛犄角的鼻子,劈头盖脑地就将其臭骂了一顿。牛犄角怂恿苏海天将海浮石的捞取权夺了下来,谁曾想入不抵出,第一个月就大大地赔了一笔钱。
  
  牛犄角等苏海天骂够了,他红着脸说:“苏老板,您别生气。我有一个办法,能让您这个月赔掉的钱,一下子都赚回来!”
  
  牛犄角曾经在苇厂打过工,周老三怕他累着,便给他安排了一个仓库管理员的美差。牛犄角在管理仓库的时候发现,东一号的仓库中,装着好几千块的优质海浮石。
  
  苏海天一听,当时就来了精神,这一仓库的优质海浮石那可是一堆“咔咔”作响的钞票。苏海天和牛犄角商量了半天,最后打定了一个巧取海浮石的主意,苏海天一脸奸笑,他拍着牛犄角的肩膀说:“牛老弟,你好好干,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三天之后,王乡长将退了休的刘乡长请了出来,然后领着一个安国来的药商,直接坐船来到了苇岛。
  
  周老三一见刘乡长,急忙跑过来和他握手,刘乡长一说那个安国药商想要购买一批优质海浮石的要求,周老三将胸脯拍得“砰砰”响,说:“这要是别人来,我一定不给他这个面子,可是刘乡长您一句话,我岛后仓库里的海浮石,任凭这位客商挑选!”
  
  周老三后面的仓库里,有几千块海浮石,每天早中晚三遍,他都安排人往海浮石上泼淋海水,这批海浮石始终保持着湿润。那个安国的客商一见这批个大型正,拿到手里轻飘飘的海浮石,他连连点头说:“要了,这些海浮石我都要了,只不过请周厂长将海浮石的价钱给我打个折扣呀!”
  
  3.后手
  
  王乡长巧舌如簧,他告诉退休的刘乡长,如果能将本地的海浮石打进安国药城,对提高本地海浮石知名度,这绝对是大大的好事。刘乡长就领着这个安国的药商,直接找到了周老三。
  
  周老三不忘刘乡长的旧恩,他就给这个安国的客人打了八折。这个安国的药商花了50多万,将周老三这批海浮石全部给苏海天买走,苏海天再一转手,便将这批海浮石卖到了马来西亚,这一来一去,他就赚了个翻倍。
  
  苏海天高兴得呵呵大笑,他立刻就给牛犄角开了五万块的奖金。两个人刚高兴了不几天,王乡长就领着一个马来西亚的商人亲自找到了苏海天。
  
  这个马来西亚的商人约翰森是这批优质海浮石的最后买主,他将这批海浮石卖给了马来西亚的各大药堂后,药堂的老板们都说这批海浮石质量绝佳,药效明显,都纷纷找他订货。
  
  约翰森就顺着线索,亲自找到了白苇子乡。苏海天一见财神爷驾到,他急忙将约翰森领到了自己的仓库。苏海天的仓库里,也存有一批优质的海浮石,可是约翰森看了这批海浮石之后,却连连摇头,一个劲地说NO。
  
  周老三卖到马来西亚的海浮石至少在海里泡了十几年,要知道海浮石泡在海里的时间越长,其效果越是神奇。苏海天的这批海浮石,却都是新货。
  
  苏海天没有办法,他只得将约翰森安排到宾馆住下。王乡长只得又找到了刘乡长。刘乡长这次却把脑袋晃成了货郎鼓,说:“上一次周厂长给我面子,给你们打了八折。让我没完没了地领着你们上门,我可拉不下这张老脸呀!”
  
  王乡长没有办法,只得亲自登上苇岛。周老三听王乡长讲完再次购买优质海浮石的要求,他嘿嘿一阵冷笑:“上一次那个假冒的药商买了我的海浮石;转手便送到了苏海天那里。这次又是苏海天让你来找我的吧?”
  
  王乡长满头冷汗,他到这时候才明白,敢情周老三并不糊涂。王乡长赶忙解释,说:“我上一次也让苏海天给忽悠了,这一次是外商亲自找上了门!”
  
  周老三说道:“那就把找上门的客商请出来吧!”
  
  王乡长没有办法,他只得领着周老三去见了那个约翰森,约翰森不惜价钱,一定要买苇岛最好的海浮石。周老三呵呵笑道:“好,三天后你就来苇岛吧!”
  
  周老三在苇岛捞取海浮石可有三十年的积累。他每年捞取的海浮石,并没有全部卖掉,他只是卖了一半,那剩下的一半质量更好的海浮石被他用纸包了起来,然后在外面抹上水泥。这些水泥块都被当成了地基,垒砌在苇厂的围墙下面。
  
  苇厂的围墙连在一起,长有十几里地,那么多的水泥块基石,可都是优质的海浮石。
  
  第三天,约翰森来到了苇岛。他看着从一段墙下挖出的水泥块,以及包在里面的海浮石,高兴得连连拍手,说:“墙基下面,浸润着海水,用水泥包着海浮石,等于这些海浮石在海水里浸泡了30年,这些海浮石我全都要了!”
  
  周老三贱卖了第一批海浮石是有目的的。他将马来西亚的客商吸引上门,第二批海浮石卖出的高价,便弥补了第一批的损失。王乡长和苏海天都失算了!
  
  4.合石
  
  周老三卖了几批被他藏了30年的海浮石之后,那几笔卖石头得来的巨款,全都被他购买了鱼塘和养鸭场的先进设备。
  
  苏海天手里的海浮石销不出去,他愁得都快要撞墙了。正在这时候,他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王乡长。
  
  王乡长在电话里告诉苏海天,最近白苇子乡正向省里申报海浮石之乡,希望他们能找来一块个大型正,具有代表性的海浮石,报到市里。然后参加省里的报批活动。
  
  苏海天和牛犄角说干就干。他们在仓库中千挑万选,终于选出了三块海浮石,送到了王乡长那里。这三块海浮石刚被王乡长送到市里,便被市里的专家给毙掉了。
  
  申报海浮石之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全省竟有三个乡在同时申报。牛犄角送上的海浮石,不仅个头和形状都略逊于另外两个乡送到省里的石头,更重要的是,这块海浮石竟然一点寓意都没有。
  
  王乡长焦急地说:“如果你们拿不出能替咱们乡争来荣誉的海浮石,那么我就要把这个机会留给周老三了!”
  
  苏海天看着牛犄角,问:“怎么办?”
  
  牛犄角忽然一拍脑门,说:“我有办法了!”
  
  牛犄角的爷爷牛强当年跳海逃生前,曾经告诉过他奶奶一件事。他家老宅的后院有一个大水坑,每当涨潮,这个水坑便会灌满海水。这个水坑之中,长有一棵巨大的海柳,就在海柳的根部底下,牛强就曾经藏有一块巨大的海浮石。
  
  牛犄角领着人来到了自己家的老宅,他砍掉了坑中的海柳,掘出如蛛网般的海柳根,然后从坑底取出了一块重逾百斤的大海浮石。
  
  牛犄角兴高采烈地用水冲去了这块海浮石上的青苔,却遗憾地发现这块大海浮石竟是一块断石。管它断不断,反正这块石头是牛犄角见过的最大的一块海浮石!
  
  牛犄角用车将这块海浮石运到了苏海天的办公室。苏海天满意得冲着牛犄角连竖大拇指,可是他转了几圈,忽然指着海浮石上面的几道凸痕说:“你看,这个好像是个字?”
  
  牛犄角看着那几道凸痕说:“这个字我认得,这不就是扑克牌上的老A的A字吗?”
  
  苏海天摇了摇头,这牛犄角纯属是不学无术,但现在也管不了上面是老A还是老Q了,还是将这块石头给王乡长送去吧。
  
  果然这块海浮石不负众望,它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省里的海浮石之乡的决赛。另外两个乡的海浮石虽然形体比他们的小一些,可是一块上的凸纹像是一条龙,另外一个海浮石上的图案好像是七八朵的牡丹花。牛犄角送来的海浮石究竟能不能夺冠,确实还在未定之数。
  
  就在决赛开始之前,周老三瞪着眼睛,出现在了赛场。牛犄角本想溜走,却被周老三一把抓住了,说:“牛斌,你干啥将我家的海浮石从水坑里取出来?”
  
  “你怎么知道的……”牛犄角分辨说:“这就是我家的海浮石,怎么是你家的?”
  
  种在海浮石上的海柳树就是信号。马强和周老三当年在石上种树可是费了一番心思:一旦树叶枯萎,那就说明有人斩断了树根,动了树下的海浮石。这就是周老三“杀”到省城的原因。
  
  周老三走进赛场,他停在那块海浮石的断裂处,然后一伸手,在海浮石断头的一个空洞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油布包来。打开这个油布包,里面是一个密封的玻璃瓶,瓶子里面,竟是一封牛强写的亲笔信。
  
  牛犄角看完了这封信,他惊诧地道:“这块海浮石,真的是你的?这怎么可能?”
  
  可是他爷爷留下的亲笔信上,确实清楚地写着,“此石为周老三之物,牛家子孙不得将其占为已有,否则天理不容!”
  
  牛犄角一咬牙,从周老三手里抢过纸条,“嚓嚓嚓”几下子,便将他爷爷的亲笔信撕碎了。什么天理不天理,没有了这封信,这块海浮石就是他牛犄角的宝贝。
  
  周老三皱着眉头说:“你小子真的不可救药了。我告诉你,你们牛家的海浮石我已经给你拿来了!”
  
  周老三和牛强当年在海里捞上了一块巨大的海浮石。可是这块海浮石太重了,两个人搬这块海浮石的时候。“咔嚓”一声,这块海浮石便碎成了两半。
  
  这块巨大的海浮石可是罕见的宝贝,两人商定,一定要将这两块石头当传家宝,让其流传下去。为了怕他们的后人将这两块巨大的海浮石卖掉,他们都拿了对方的那块石头,而且各自在自家藏匿石头的水坑里种上了一棵可以报信的海柳树!……
  
  周老三一拍巴掌,他领来的两名工人抬着牛家的那块海浮石走了进来。当两块海浮石摞到了一块的时候,整个石头的表面竞出来了一个字。是天地人合的“合”字。那个A字,竟是合字的上面一半。
  
  这块巨大的合字石,最终被评委们定为第一。合字石终于给白苇子乡赢来了“海浮石之乡”的称号。
  
  牛犄角和苏海天回到了白苇子乡后,他们捞取海浮石的买卖只干了一年,到年底一算账,赔了不少钱。撞了南墙的牛犄角再次回到了周老三的苇厂,苏海天也决定和周老三搞合作了——海浮石被他们存了起来,等待几十年后再出售。
  
  海浮石上的那个神奇的“合”字,果然威力奇大,相信参悟透了这个字后,定能在商海中闯出一片天地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