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 正文

迟到的正义

时间:2013-12-4栏目:百姓故事

  迟到的正义
  
  1.死亡赛道
  
  在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年,苏诺的爸爸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伤势十分严重,医院数次下达了病危通知单。好在老天有眼,老人最终还是被抢救了过来。
  
  这场车祸是苏诺人生的转折点,让她成为了一名交警。
  
  这天,苏诺正在执勤,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传来。她循声望去,一辆酒红色的“宝马M6”飞驰而过。
  
  苏诺对超速行为深恶痛绝,当初她爸爸遭遇的那场车祸,正是一名“二世祖”造成的。
  
  苏诺将执勤的任务交给同事,驱车追了上去。很快,宝马车被逼停在路边,下来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是目中无人的富二代,另一个是浑身名牌、穿着性感的年轻女子。
  
  苏诺掏出记分牌,严肃地说:“你们超速了,请驾驶员站出来。”
  
  令苏诺意外的是,那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将执照递了过来,眼光扫了扫她胸前的警号牌:“我就是驾驶员,我们绝对没有超速。不信的话,你大可以去查一下。”
  
  苏诺联系了监控中心,然而,监控中心的回应是:该车辆并未超速。苏诺有些纳闷,她确定跑车刚才超过了限速,怎么没有被雷达捕捉到呢?
  
  “警察同志,没什么问题的话,姐先走了啊!”年轻女子道。
  
  “等等,没有超速,不代表没有别的违章行为。交通法规禁止穿着高跟鞋以及凉鞋驾驶……”苏诺视线下移,然而令她傻眼的是,年轻女子虽然浑身名牌,脚上却蹬着一双颇不相称的运动鞋,没办法,她只能任二人扬长而去。
  
  苏诺如此谨慎,是因为最近交通事故频发,肇事者都是名牌跑车。
  
  事情要从四年前说起,当时,一辆豪华跑车与一辆家用轿车相撞,家用轿车驾驶员当场死亡,而豪车里的人却只是轻微擦伤。
  
  轿车驾驶员叫吴狄,是个风华正茂的“海归”帅哥,不久前才回国创业。豪华跑车的车主虽然锒铛入狱,但案件中还有不少疑点,甚至有人怀疑有钱有势的车主并未受到惩罚,而是打通了关系,抓了个小喽哕顶包。
  
  数年之后,随着车辆进口政策的放松,这股风气愈演愈烈,海城好些官二代、富二代纷纷加入这场致命狂飙。就在本月,已经发生了两起跑车相撞的严重事故。
  
  根据调查,这些跑车都经过不同程度的改装,性能得到提升的同时,危险性也大大增强。车主多选在夜半时分,人烟稀少的沿江大道行驶,因为没有目击证人,再加上车主多是富二代和官二代,警方查起来也困难重重。
  
  苏诺却偏偏不信这个邪。两年的工作经验,她已进化出了“特异功能”,听到车声就能知道这辆车子有没有非法改装,甚至能听出哪里出了小毛病。
  
  她相信,通过缜密的侦察和取证,一定能找到相关的证据,不仅能挖出地下的非法改装团伙,还能把这伙飙车党一网打尽!
  
  2.幽灵邮件
  
  第二天,苏诺刚进警队,意外地发现办公桌上有个包裹。
  
  寄件人那一栏没有留下姓名,只有两个字母W.D,不知其意。苏诺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昨天那位“宝马女”穆雪阳的相关信息。
  
  苏诺精神一振,仔细阅读起来。原来,这位穆雪阳曾在美国留学,后来一直爬到了汽车销售代表的位置上。她还有过改装车辆的经历,曾经以改装汽车参加过拉力赛,并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回国后,她并没有什么正当的工作,那么,她是哪来的钱买名牌?是不是黑车改装带来的暴利?
  
  如果穆雪阳真是改装高手,那她也应该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例如改装的场地,试车的场所。可一段时间的调查后,苏诺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比如改装场地,这让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没过多久,她收到了另一个包裹,寄件人仍旧是上次那个神秘的W.D,包裹里是一个U盘,里面有一小段录像视频,是穆雪阳驾驶摩托车的画面。
  
  苏诺有些不解,这个神秘人寄这个视频来是想说什么呢?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这段视频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可如果穆雪阳没有摩托车驾驶执照,那就有问题了!
  
  苏诺一查,发现穆雪阳果然没有摩托车驾照!按照规定,交管部门有权对她处以拘留的处罚,也许在这期间可以挖出点儿什么东西;
  
  让她没想到的是,穆雪阳竟然开着那辆酒红色宝马跑到苏诺的执勤点“自首”了。
  
  苏诺将她和跑车一起转移到拘留所。拘留所是个三层的小楼,楼下是车管所的停车场,穆雪阳的酒红色宝马停在一堆伤痕累累的事故车中间,极其惹眼。
  
  她也没对拘留所的环境挑三拣四,只是对苏诺说:“我有点儿个人物品,麻烦你帮我把小包拿来,都是女人,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穆雪阳的小包里大概是些女性私人用品,苏诺也没多为难。但很快,她忽然听到了楼下传来的雷鸣般的引擎声:穆雪阳的酒红色宝马居然发动了,还一头撞到了拘留所的外墙上,开出了两人多高的二个大洞,宝马的引擎盖都被撞得翻了起来,“哧哧”地冒着白烟。
  
  无人驾驶的车辆怎么会突然发动呢?苏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苏诺改装了宝马,并能用遥控操作,而遥控器无疑在穆雪阳的小包里。可现在穆雪阳所在的号子也一片狼藉……
  
  车管所第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本来是被拘人员的穆雪阳,突然一下子变成了受害者。苏诺的领导找到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批,不-一会儿,还有个年轻人上来“捞人”。苏诺见过他几次,来人是省局一个颇有权势的副局长的公子,名叫宋焰,走之前还挑衅地瞪了一眼苏诺。而穆雪阳只是冲苏诺妩媚一笑,搞得苏诺一头雾水,难道这一切都在穆雪阳的掌控之中吗?
  
  苏诺猛然想起两次寄来的神秘包裹,难道都是穆雪阳寄的?
  
  下班后,她顺着那封邮件找到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但对方表示没有寄过这样二个包裹。苏诺不死心,又追查到门卫那里。
  
  门卫说现在这家传媒公司是四年前开业的,当时的老板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为人很有礼貌,连对门房都很客气。可惜好景不长,一场交通意外夺走了他的生命,这个蓬勃向上的新公司也因此解散。
  
  四年前,交通事故,W.D的签名……苏诺突然打了个冷战,难道门房说的是四年前那场超速车祸?W.D不就是吴狄的姓名首字母吗?
  
  她连忙取出相关资料,给门房大爷辨认。大爷连连点头:“就是他,可惜了这么好的小伙子……”
  
  门房的话让苏诺更加迷惑了。她自然不相信吴狄的亡灵会寄来包裹,到底是谁,两次寄资料给她,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
  
  3.双面卧底
  
  经过一番查找,苏诺找到了当初受理邮件的快递员。据他所说,和这位寄件人约定的地址确实是在那家传媒公司附近。苏诺给他看了吴狄的照片,快递员表示该人身高和面部轮廓与照片有些相似,但他不能确定就是吴狄。
  
  苏诺给快递员留下了电话,并嘱咐他如果那人再联系他发件,请务必联系警方。虽然这样有些被动,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苏诺想了想,又给堂弟苏澈打了个电话,让他客串一把“卧底”。
  
  苏澈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在他的车库里,可是停着一辆银光闪闪的“奔驰SLK”跑车。
  
  苏诺给苏澈从里到外编了一套话,看看能不能找到穆雪阳改装车辆的证据,最好能把改装工厂也给深挖出来。为此,她还在车里一个隐蔽位置安装了窃听器。
  
  第二天,苏澈来到警队找苏诺。苏诺问他情况如何,苏澈摇摇头,说:“老姐,你可能弄错了,照我看,她不是那样的人。”
  
  于是,苏澈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他与穆雪阳一开始聊得还颇为愉快,从海外经历一直聊到了车子改装上。但当苏澈问出是否能提供车辆改装的消息时,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你从哪里听来的?”
  
  苏澈将苏诺教给他的话挨个儿说了一遍,穆雪阳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还年轻,玩什么不好,非要玩这个。善泳者溺于水,喜欢改装的多半死在飙车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你爸妈想想。”
  
  苏澈以为是穆雪阳看穿了他的身份,又说:“穆姐,你不用担心,钱我有很多,况且这件事情我绝对会保密,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的。”
  
  谁知穆雪阳却摆摆手说:“别提钱了,姐都赚得不耐烦了。听姐一句话,你做点儿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来玩改装玩飙车!”
  
  虽然苏澈没有打听到什么信息,但是苏诺至少确定了一点:穆雪阳知道大量改装车辆的相关信息,而且很可能是海城地下改装与飙车产业的关键人物之一!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苏诺的冥想,原来是那名快递员打来的电话。他说几分钟前,又有人在传媒公司那儿寄出了同城加急快递,预计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到达。收件人仍是苏诺,只不过寄件人不是上次那名男子,而是一名衣着火辣的漂亮女郎。苏诺让他描述一下该名女子的身材相貌,正是穆雪阳!
  
  半个小时后,苏诺终于收到了那个包裹、这个包裹比之前的大得多,包裹也更加严实。苏诺还没打开包裹,一旁的手机便疯狂地响了起来。电话那头,苏澈低声说:“姐,穆雪阳不知怎么找到了我的地址,现在在我车上。她很急的样子,要我载她去海城国际机场,我借口上洗手间才偷偷打出电话,我得挂了,你看着办吧!”
  
  苏诺心头一紧,刚刚寄出包裹,这个穆雪阳就准备乘飞机飞走,果然是有盘算!可她为什么会找苏澈呢?这时,苏澈又道:“姐,不好了,穆雪阳刚被几个歹徒绑上车了!”
  
  难道是内讧?
  
  “他们往哪个方向开去了?”
  
  “西南方向,他们开着一辆……”
  
  “改装过的保时捷‘帕拉梅拉’,我听出来了!”苏诺叮嘱完,对面又说:“穆雪阳被抓走之前还问过一句话,警察是不是有保护线人的义务?”
  
  这句话如霹雳惊雷,顿时让苏诺将事件的关节全盘打通:穆雪阳正是海城地下跑车改装的关键人物,由于办事滴水不漏,深受该黑色产业参与者的信赖。但她也正以此为幌子,搜集了大量的黑材料,一旦警方获晓,将会牵连一大批相关人员落马。显然,这些人发现了穆雪阳的打算,打算杀人灭口!
  
  苏诺拿起电话,刚想打给领导,领导已急吼吼地冲进办公室:“苏诺出列!西南水库有人报告了一场劫持案,报案者还特别要求,请你协助刑警队解救人质!”
  
  4.生死极速
  
  交警与刑警一起参加解救任务,这样的安排实属罕见。刑警队的官兵很快到达。可是,对方驾驶的是经过改装的高性能保时捷跑车,比起它来,警队的车好比是企图追逐骏马的毛驴。
  
  苏诺突然想起了酒红色宝马跑车——经过上次穆雪阳与太子党闹事后,这台跑车如今修理完毕,正停在车管所大院里。
  
  可车是有了,钥匙呢?穆雪阳不可能没有留下线索,苏诺想起她几次以w.D的身份寄出东西,想必有所联系。果然,吴狄的生日就是打开车门电子锁的密码,钥匙也很快在车内找到了。
  
  苏诺还是第一次驾驶如此高性能的跑车,她和神枪手张大伟同车。半小时后,苏诺已经看到了那辆保时捷帕拉梅拉的尾灯。
  
  西南库区以盘山道闻名,这里弯多车少,十分考验驾驶技术。在警方多次警告之后,对方仍负隅顽抗,钛白色的保时捷与酒红色的宝马你追我逐,丝毫不管身侧就是数十米的悬崖峭壁。考虑到车内人质的安全,苏诺与王大伟打算采取一个极端冒险的举动:由王大伟开枪射击车轮,苏诺需要抓住对方失衡的瞬间,逼停对方。
  
  很快,苏诺便抓到了机会。这是一段两山之间的平缓山路,右边仍是悬崖,而左边是近乎垂直的水泥护坡。苏诺先是与对方并肩而行,将其逼到水泥护坡下,然后缓缓减速。就在对方以为得以逃脱之时,早已换到后排的神枪手王大伟已瞄准了保时捷的后轮。
  
  一声枪响之后,拉帕梅拉瞬间往护坡倾斜而去,苏诺踏了一脚油门,抓紧机会打了把方向盘,将左侧车身整个“贴”在对方右侧!随着疯狂的金属摩擦和玻璃的碎裂声,两辆超级跑车并排向前滑行了二三十米,才渐渐停住……
  
  苏诺呆坐在驾驶室,好半天才从这场生死追击中回过神来,只见王大伟早已踹开变形的车门,手枪直指惊骇的歹徒。一旁的穆雪阳似乎受了些伤,她按着流血的额头,却对苏诺比出一套口型:“东西收到了吧?”看到苏诺点头后,她才松了口气。
  
  5.真相大白
  
  苏诺猜得没错,穆雪阳确实是海城最大地下改装团伙的牵头人。她通过海外的关系,或明或暗地“进口”了大量用于改装的零部件,大大降低了改装的难度。
  
  而这群改装、飙车党的劣迹还不止非法改装与地下飙车,还有组织地进行了黑车赌博之类违法暴利行为,甚至还有高利贷等一条龙服务。
  
  虽然穆雪阳是参与者之一,但由于她态度良好,且提供了一系列书面、影像与录音证据,得以让警方锁定各嫌疑人,将这个庞大的产业链条一锅端。加上她之前与苏诺的“合作”,最终以线人身份免于起诉,只是没收了改装环节中的非法所得。
  
  该团队的首脑之一便是当初来交警队捞人的宋焰,他发现了穆雪阳的“小动作”,伙同几个同伙欲将穆雪阳杀人灭口,由于苏诺和刑警队的及时救援才没有得逞。警方还从中掌握了多起数年前恶性交通事故悬案的细节,最终得以一一侦破,几年前的“创业海归车祸案”也水落石出,揪出了最后的真凶。
  
  令警方奇怪的是,他们多方搜寻,仍然没有找到非法改装的场所。倒是穆雪阳道出了实情:原来,他们用于改装的场地竟是一辆辆设备齐全的集装箱车!海城是个依赖进出口业的沿海城市,在集装箱码头附近,这样的车子多达上千,难怪近在眼皮子底下,警方也没有发现!
  
  而最让苏诺迷惑的是,穆雪阳为何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卧底其中,为何要寄出令人怀疑到自己头上的资料呢?
  
  穆雪阳的表情一反常态地伤感。原来,吴狄是穆雪阳高两届的师,兄,同时也是她的男朋友。毕。业前夕,吴狄告诉她,他被海城的一个知名企业录取了,等学业结束后就回国创业,等她回来结婚。
  
  谁知他在回国的第二年,穆雪阳接到吴狄家人的电话,说他因为车祸离世!这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让穆雪阳大病一场,而造成吴狄去世的那场离奇车祸,正是一伙地下改装与飙车党所为。因为官商勾结,真凶竟然出钱找人顶包,自己依旧逍遥法外,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吴狄的家人追查真相,却受到对方的殴打与威胁,不得不搬离海城。
  
  从那时起,穆雪阳下定决心:一定要还吴狄一个公道。于是,她从本职专业跳到了完全陌生的汽车行业,从头摸爬滚打,历尽常人难以想象的困苦后,回到海城,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潜伏”……
  
  而那份自我揭露的材料与大闹交警队的举动,不过是穆雪阳的“测试项目”。苏诺受到了层层阻碍,仍然坚持追寻真相,她才放心地把那一堆重量级的证据交到苏诺手中。
  
  而本案中还有两个并非关键的人物,穆雪阳解释说一个是她在警方数据库中工作的朋友,能够修改违章数据。另一个是吴狄的铁哥们儿,充当寄件人和报警的也是他。为了保护这两位朋友,就让他们的身份永远成为秘密吧!
  
  苏诺紧紧地握住穆雪阳冰凉的手,即使抓住了这伙人,吴狄也已经回不来了,可是,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