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悬疑故事 >> 正文

气味搜索破奇案

时间:2013-12-7栏目:悬疑故事

  气味搜索破奇案
  
  连城/文 罐子/图
  
  1
  
  面点城的居民没有谁能忘得了十年前发生的一桩奇案:德高望重的菱粉糕家族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凶手放了一把火,一座老宅和菱粉糕家二十几口人都葬身火海。
  
  菱粉糕家是面点城的世家,和外人从无矛盾,是谁和他们有如此深仇大恨?主持刑侦工作的是烙馍警长,他带着手下在菱宅苦熬多日都没有找到一点线索。现场没有留下凶手的任何信息,指纹、脚印,甚至连气味都没有,三只出色的警犬鼻子都嗅抽筋了,也没嗅出个所以然来。
  
  在菱家老宅院里的一丛竹子下,烙馍警长找到一截菱粉糕的残肢,把它带回局里,提取气味和DNA,作为样本封入液氮保存。菱粉糕家族作为一门曾经的望族,在这个世界完全灭绝了。
  
  这个案子最终成了一桩无头案,烙馍警长对此深怀内疚。十年后,烙馍警长老了,敦实的身材缩成了烙馍干,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
  
  接替烙馍警长工作的是风华正茂的葱油饼,他聪明机智,对工作满怀热忱。烙馍警长郑重把案件的所有材料交给了他,满怀遗憾地退休了。
  
  葱油饼年纪轻轻却很有想法,和朴实无华的烙馍警长不同,一他拥有独特的性格魅力,举手投足间葱花味四射。他的助手韭菜包也同样如此。
  
  两个年轻人接到这桩案件,凑在一起研究了三个礼拜,还是挖掘不出一点线索。葱油饼觉得非常可惜,一家老派绅士就这样灭绝了。
  
  “菱粉糕家族,在这个世上没什么后代了吧?”葱油饼问韭菜包。
  
  “没有了,真是悲惨!”韭菜包说。
  
  葱油饼沉思了一会儿,说:“咱们再换个法子,死马当作活马医了。”韭菜包问:“什么法子?”葱油饼沉默不语。韭菜包想,得,这位年轻的警长肯定又想弄什么新鲜玩意儿了。
  
  2
  
  葱油饼喜欢搞一些新奇的发明。这一次为了菱粉糕家族灭门案,他又鼓捣出一个新东西:气味搜索引擎。这对于一个拥有十七项发明专利的警校高材生来说不是难事。
  
  葱油饼先用气味搜索引擎搜索“臭豆腐”,立刻弹出九干多条搜索结果,他随机点开一条,气味输出端口立刻冒出一股臭烘烘的味道。韭菜包捂住鼻子:“真难闻,马上关掉!”
  
  葱油饼关掉网页,在搜索框打出“韭菜包”,眨眼弹出两干多条信息,第一条是:“韭菜包,二OO三年出生于面点城,职业是刑侦警察,生有一张带九个褶的包子脸,体味独特,有人管那叫韭菜臭……”韭菜包夺过鼠标,赶紧关了网页。
  
  葱油饼笑了笑,说:“好啦,现在开始正式工作!”
  
  他在搜索框键人“菱粉糕”,弹出来的大多是十年前的那桩惨案,没找到他们想要的信息。葱油饼不死心,又往下翻了数十页,找到一条:“大白馍在兴家守业上取得的成绩让人骄傲。子弟们温良谦让,在他们身上有菱粉糕的气息……”
  
  韭菜包咂了咂嘴:“大白馍和菱粉糕?风马牛不相及嘛。”葱油饼不作声,点开那条信息,气味输出端口立刻飘出一种淡淡的清甜。葱油饼使劲抽鼻子,又叫韭菜包也凑上去闻。闻完了,葱油饼问:“像不像菱粉糕的气味样本?”
  
  韭菜包点点头:“至少有三分之一像。”
  
  “一个大白馒头,怎么弄出菱粉糕的味儿呢?”
  
  “里头一定有鬼!”伶俐的韭菜包脱口说道。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葱油饼和韭菜包几乎找齐了大白馍家族的资料。资料表明,大白馍家族是主食城的新贵,它们像忽然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似的,以惊人的速度壮大起来。短短数十年间,家族产业占据了主食城半壁江山。
  
  韭菜包说得对,里头一定有鬼!
  
  3
  
  葱油饼和韭菜包来到主食城三天了,主食城的居民们都反映,大白馍家族有钱有势,但是有钱有势得不明不白。
  
  “十年前就是这样的吗?”葱油饼问旅馆的老板,一脸老实的高庄馒头。
  
  “十年前还没有。他们搬来的年代不长。不像煎饼、烧饼、玉米糕,都是老户人家。”
  
  “十年前主食城有过什么像大白馍家族这样的大人物吗?他们哪里去了?”
  
  高庄馒头挠了挠白亮的脑门:“大人物倒没有,不过有个机器馒头倒是挺神秘。”
  
  原来,十多年前主食城忽然涌现出一批奇怪的馒头。他们全长得一样,四四方方,体面白净,看上去都是上流人物。但是经过短暂的相处,大家发现这些馒头很奇怪,他们没有性格,没有脾气,甚至连馒头味也没有。
  
  主食城的居民们暗地里打听,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这些馒头是从工厂出来的。这一点把主食城的居民吓了一跳。谁都知道,所有面食都是在厨房由人类的双手做出来的。这一批工厂出来的怪物,真不知他们是用什么做成的。
  
  没人喜欢这些怪物,主食城的居民管他们叫“机器馒头”。他们心肠冷酷,没有感情,只晓得采取“馒头海”战术,拼命占领市场。可惜的是,没人愿买他们的账。
  
  主食城的土著手工馒头也不认为他们是自家兄弟。腆着大圆肚皮的手工馒头慢吞吞地说:“不经过十月发酵,一朝醒面,能生出好馒头?鬼才相信!只有面板上揉出来的才叫馒头,你们闻闻我,再闻闻他们?”手工馒头骄傲地伸出自己的胖胳膊,大家伙儿凑上去闻,果然,浓郁的麦香扑鼻,手工馒头的味道棒极了!
  
  主食城的居民集体排斥“机器馒头”。过了一段时间,混得里外不是馒头的“机器馒头”活不下去了,纷纷自尽,城外的河里漂满了白花花的碎馒头渣子。他们来得铺天盖地,死得满沟满渠,也算是轰轰烈烈了。
  
  “机器馒头再也没有出现过?”葱油饼继续问。
  
  “是啊,没有了!不过——”高庄馒头忽然话锋一转,“现在的大白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有人的出生证明都是假的!身材体重就那几个规格,不像我们肥瘦高矮各不相同,他们像是批量生产的。”一葱油饼和韭菜包互望了一眼,明白了点什么。
  
  4
  
  葱油饼和韭菜包以粉丝的身份,分别拜访了大白馍家族的掌门大白馍先生和二号掌门人大菱香先生,还有小菱香小姐。
  
  “现在,具有天然清淡气息的人物不多了哈。”葱油饼和大白馍打着哈哈。
  
  大白馍坐在黑漆大班台后面,西装笔挺,满脸正气:“当然!我们家族的人作风清白严谨,保留精神上的高贵,做馍,绝对要凭良心!”大白馍拍着肉乎乎的胸脯,发表了一通慷慨激昂的演说。葱油饼频频点头,心想:老菱粉糕再世也绝对不会这样自吹自擂,人家才是真正的绅士呀。
  
  在主食城暗访了十多天,葱油饼和韭菜包有了底:到出手的时候了。天降奇兵把大白馍家族一网打尽,骨干们全部被带到了面点城警署。大白馍的气焰非常嚣张,他一路叫嚣:“我要见我的律师!我要控告你们!”
  
  葱油饼气定神闲地微笑道:“阁下少安勿躁。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审讯一开始,不出葱油饼所料,大白馍拒不承认和十年前的菱粉糕家族灭门案有关。不承认也不要紧,葱油饼好像全不介意,他又问大白馍:“众所周知,大白馍的体味应该是淡淡的麦香,你们的后代怎么有一股菱粉糕味呢?”
  
  “一百年前,我们和老菱粉糕是亲戚,味道相似并不奇怪。”
  
  “但是,你们家族有据可查的历史不到十年。打哪儿说是一百多年?”
  
  大白馍苍白的脸色更苍白了,他打了个不易察觉的冷战。
  
  葱油饼哈哈大笑:“老人家看起来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会儿再说吧。”
  
  数小时之后,大白馍家族的年轻馍被带入一间玻璃房,这间房里边看不到外边,外边却能看到里边。大白馍坐在玻璃墙外,看见两个孩子浑身湿淋淋地耷拉着脑袋。
  
  “你把他们浸水牢啦?”大白馍发出哀嚎。
  
  葱油饼微笑:“当然!现在是他们原形毕露的时候了。韭菜包,加强灯光,搜集气味!”
  
  韭菜包按了几个按钮,大菱香、小菱香兄妹疲惫的面孔清晰如在眼前。他们肌肉松弛,皮肤惨白,尊容就跟豆腐渣似的。
  
  “如果有尊贵的菱粉血统,皮肤应该是粉白里呈现淡淡的青紫色。而他们俩的肤色一看就知道是荧光增白面粉质。还有气味!”韭菜包迅速启动一个气味喷头,一股刺鼻的添加剂味立刻弥漫开来。
  
  “您再体验一下真正的菱粉味。韭菜包,传送菱粉糕气味样本!”
  
  迅速通风换气,输入新的气味。这一次,所有人闻到的都是纯正清淡的菱角香,这种混合池塘、秋风、芦苇的气息已消失多年,今日魔力般重现,勾起人们惆怅的怀想。
  
  大白馍面如死灰,却还是咬牙硬撑,拒不认罪。
  
  葱油饼慢慢地抛出一个又一个证据:秘密工厂的照片,菱味馍们的假出生证明,工厂里合成的菱角香精包装袋。还有十年前案发那天,大白馍进入面点城的证据资料——老烙馍心思缜密,他曾经怀疑是流窜犯作案,把所有进入面点城的陌生面孔都记录在 案了,只因思路局限,没有怀疑到大白馍身上。
  
  “最主要的是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气味。烙馍警长哪里会想到,一个大白馍会没有自己的气味标签呢?”葱油饼说,“你们遭到主食城居民的集体排斥,就想了一个毒招,来面点城窃取了老派绅士菱粉糕的气味。怕日后李鬼遇上李逵陷入被动局面,你残忍地将菱粉糕一家全部杀害,然后合成出一种带有菱粉糕味的香精。”
  
  大白馍颓然垂下头颅,捶着桌子哀号:“该死的葱油饼,你要把人逼入绝境啦!”
  
  “你们这些大食国的渣滓!做得再神似,骨子里的拙劣是无法改变的。劣等货总有一天会消失在历史长河里!”葱油饼义正词严地说。
  
  等待大白馍的,必将是大食国法律的严惩。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