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 正文

告密有功

时间:2014-2-8栏目:百姓故事

  告密有功
  
  文/廖静
  
  一
  
  阿斌下岗后,找到一份在服装公司当保安的工作。这家服装公司颇具规模,办公室、厂房、职工宿舍、老板家都在一个大院里。这天夜里是阿斌负责巡夜,当他巡逻到服装厂老板任老板的住所附近时,突然发现了一件稀奇的事。
  
  一条黑影从任老板家二楼的后阳台翻了出来。莫非是个贼?阿斌刚想大叫,却看到任老板的老婆齐秀枝出现在后阳台上,探头看着“贼”。那“贼”借着水管敏捷地爬下来,匆匆闪进灌木丛,急步离开了。
  
  月光挺明亮的,阿斌将那个“贼”看了个大概,是个二十来岁英俊的小伙子。阿斌脑海里立刻闪过一个词:通奸!
  
  任老板今年四十七岁,是个暴发户,常年忙于生意回不了家。他那二婚媳妇齐秀枝还不到三十,年轻漂亮,怎么会守得住不找野汉子呢?
  
  阿斌绕到前面,任老板的轿车正在缓缓倒车,想必是齐秀枝发现他回来了,才赶紧让奸夫翻窗户走人的。
  
  周围歇了工后散步闲聊的工厂员工不少,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幕,都在那窃窃私语,议论着。阿斌想上前向老板汇报,员工们都劝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给自己找麻烦。
  
  想想啊,老板娘齐秀枝管理着任家半壁家山,她可不是省油的灯,这种损人又不利己的闲事还是别管的好,搞不好就把自己给栽进去了。毕竟,这家厂子的待遇还不错。再说啊,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何况他们是什么身份,一些子不起眼的小工人罢了。听到这些,阿斌咽咽唾沫,决定不说了,就当没看到。
  
  任老板看到阿斌,热情地打招呼:“阿斌,日子过得爽哟,又胖了。”
  
  这任老板年青时务过农、打过工,是从底层混出来的,平时对员工很是关心,不像其他周扒皮般的老板那样苛责和吝啬。前段时间,阿斌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来,还是任老板用车把他送到医院的呢,任老板还帮他出了医药费……
  
  想起任老板的种种好,阿斌心里难过极了,他为任老板感到委屈。
  
  阿斌闷闷不乐地回到家,妻子肖蓝问他干吗拉着个脸。阿斌憋闷得慌,就把夜里遇到的事给妻子说了。他说:“齐秀枝太对不起任老板了,他这么好的人,凭什么要让人戴绿帽子?”
  
  肖蓝赶紧给他敲警钟:“那是人家的家事,你可别三八似的多嘴多舌,管不好可能还要坏事,现在这种事司空见惯了,你少管闲事吧。”
  
  其实,阿斌也鼓不起勇气告诉任老板,但听到肖蓝说“这种事司空见惯”,这让他很不爽,难道妻子没把这种丧德的事当回事吗?
  
  肖蓝说:“男人就能找小三找二奶吗?女人偶尔犯个错,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肖蓝在宾馆当服务员,宾馆那种地方乌七八糟的,她看到的事情多得去了。听她那满不在乎的语气,阿斌敏感的神经跳了出来,他不由暗自疑神疑鬼起来。
  
  二
  
  事情过去了半个月,阿斌一直把那事压在心里,每回见到任老板,他都感觉自己做了亏心事一般,内疚不已。
  
  这天阿斌巡夜时,又发现任老板的车快开进家时,那“贼”跳窗逃走,还背了个背包。看来他不但偷了任老板的人,还偷了他家的东西。阿斌刚想大叫,转念一想:这事要是传出去,叫任老板的面子往哪儿搁?
  
  周围看到的人不少,有的还是工厂管理人员或者任老板的亲信,他们都装作没看到,那自己当什么出头鸟,万一被齐秀枝找个理由给开了,那他怎么办呢?
  
  任老板屋里有个保姆吴阿姨,但她是齐秀枝家的亲戚,穿一条裤子的,肯定帮着瞒骗任老板。
  
  半个月里就有两回被阿斌遇到这种事,他气不打一处来,替任老板憋屈。他想:任老板也真是,干吗不找个年貌相当一心一意过日子的呢?最可恶的是齐秀枝,据说她对前夫就是嫌贫爱富,遇到当鳏夫的任老板后,就红杏出墙甩了前夫,看来她现在仍是水性杨花,本性不改。
  
  晚上十点是阿斌的交班时间,接他班的保安提前来了,阿斌就提前回了家,用钥匙把家门打开,猛然发现家里电脑前坐着个陌生男人,长得还挺帅气。
  
  阿斌一路上都在想着齐秀枝红杏出墙的事,看到家里那情景,脑子嗡地一下,莫非自己老婆也没守住?
  
  肖蓝赶紧解释:陌生男人是她在网上认识、开电脑公司的网友,家里电脑出了问题,网友是个热心人,就上门来帮忙修理。
  
  阿斌狐疑地看着二人:看他们衣服还算整齐,天知道是已经做了不堪的事,还是正准备做?儿子住在寄宿学校,家里没人,想偷情可是方便得很。
  
  男人被阿斌可怕的眼神吓住了,赶紧收拾两下告退了。男人一走,肖蓝就埋怨上了:“你什么意思嘛?连个笑脸也不给,这叫人家以后怎么跟我们交朋友?”
  
  “还交朋友?”阿斌压了一肚子的火爆发了,“你搞网恋把野男人都带到家里来了,难道还要我给奸夫摆个笑脸吗?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肖蓝被骂哭了,大骂阿斌心理变态、无理取闹。最后,她气愤地说:“人家就是比你温柔体贴,比你好几千几百倍。”
  
  阿斌正为任老板的绿帽子憋火呢,这关头哪里忍得住,夫妻俩各不相让,越吵越凶,肖蓝一气之下收拾东西搬到了宾馆里。
  
  肖蓝走了,阿斌有点后悔,总不能家里出现个陌生男人就认定是奸夫吧。可是作为男子汉大丈夫,莫说绿帽子,就是疑似绿帽子也没有人愿戴的,像任老板那么有钱的,他老婆都起外心,何况自己这穷光蛋呢。
  
  阿斌打开电脑解闷,在网上看到一个真实案例:年轻小三转正后,不但在外面找了小白脸,还偷偷转走富翁的财产,最后竟丧心病狂想致富翁于死地。
  
  阿斌越看越心寒,万一这是任老板今后的命运怎么办?自己这样不敢多管闲事,知情不报,其实是在害任老板啊。阿斌下定决心:一定要告诉任老板,让他有所防范。
  
  三
  
  阿斌决定告密了,他鼓起勇气,嘴唇哆嗦着说:“任、任老板,其实有件事~直想给你说,但我又怕说了不好,你可别怪我太八卦……”
  
  任老板急了:“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阿斌深吸一口气,心想:反正我是在做好事,做好事我怕什么。他把两次看到有“贼”从任老板家跳窗逃走的事说了,任老板当时脸就青了,他紧紧握住阿斌的肩膀:“你说的是实话吗?是实话吗?”
  
  阿斌指天发誓所言非虚,任老板眼睛都红了,他拉住阿斌说:“这事先不要张扬,我给你五千块,你帮我查出那个奸夫是谁。”
  
  阿斌连连摆手:“我哪能收你的钱?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受人欺负,钱是万万不能要的,但让我查人,我一定会查。”
  
  看任老板那气极败坏的样子,阿斌有点心虚,自己这到底是做好事,还是坏事呢?没准就像妻子说的那样“女人是偶尔犯个错”,未必就真想动家庭的根基。万一齐秀枝那母老虎发起威来,撵我走怎办?如果任老板心软了,胳膊拧不过大腿,自己肯定要被赶出门去,怪不得没人愿意管这闲事呢。
  
  阿斌留意任家的变化,奇怪的是里面没有吵没有闹,一切如常,看来任老板在忍,他要等真相大白的那天。
  
  阿斌惦记着妻子肖蓝,经常踱到她所在的宾馆附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接她回家。
  
  宾馆门口的大街上,有个男人一闪而过,阿斌眼睛一亮:那不正是从齐秀枝窗户跳出来的青年吗?当时有月光有路灯,阿斌认定自己没有看走眼。
  
  阿斌做贼一样,七拐八扭地跟随着那青年,想知道他的落脚点在哪儿。青年边走边接电话,阿斌隐隐听到他在说“秀枝姐,晚上去看看,不方便”之类的话。
  
  莫非,今晚这青年要去任家?任老板正好在外面联系生意不在家。阿斌决定好人做到底,他打电话给任老板报告了情况。
  
  电话那边,任老板咬牙切齿地说:“好,你帮我看着,我悄悄回来,你帮我捉奸捉双,到时一万块你是少不了的。”
  
  阿斌这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他左思右想,自己这干的算什么事啊?帮人盯梢不说还帮人捉奸,尽是些不光彩的勾当,还要为此收钱,岂不成了卑鄙小人了吗?可扪心自问,他真的是想做好事,为什么遇到这种事,人们总是明哲保身不肯告诉当事人呢?万一真出现网上的那个案例,任老板岂不被人给害了?
  
  四
  
  好容易挨到晚上,一直关注着动静的阿斌发现那个青年进了任家的门,他立刻给任老板打了电话,任老板吩咐:“我从前面进去,你在后面堵着,别让他跑了。”
  
  事已至此,阿斌只能帮到底了,这是他这辈子干的最莫名其妙的事了。他想,自己在也好,免得暴怒中的任老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事情按照计划在发展,任老板前面刚进去,后阳台就打开了,那青年刚迈出一条腿,低头就看到外面阿斌横着根保安棒,瞪着眼睛盯着他。
  
  青年被里外夹攻,只好退了回去。阿斌赶紧绕到前面冲了进去。
  
  客厅里,任老板、齐秀枝、那个被堵回来的青年,三人正面面相觑,阿斌生怕出现流血冲突,大声叫道:“大家要冷静啊,不要冲动。”
  
  “爸爸!”青年小声地叫道。
  
  阿斌听得真真的,顶到嗓子眼的气猛然噎回去,差点没让他背过气去。啊?奸夫居然是任老板的儿子,不过电视上这种小妈儿子鬼混的事不是多得很吗?看样子,任老板的儿子比齐秀枝小不了多少。
  
  这时,保姆吴阿姨“噔噔”跑出来,解释道:“唉,还是我来说明真相吧,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真相还真出乎阿斌意外:任老板的儿子任小东今年25岁,母亲去世后,父亲忙于生意,他就成了无人管教的野马,经常打架斗殴逃学出走,每回都得任老板拿钱去摆平,然后给儿子一通棍棒,倔强的任小东声言要与任老板断绝父子关系。
  
  任老板虽精明能干,却对儿子无可奈何。任老板娶了齐秀枝后,齐秀枝想缓解父子俩的矛盾,因为她发现,小东挺渴望被爱的,只是父亲严厉的棍棒教育让他起了逆反心理。在齐秀枝苦口婆心地劝导下,任小东也渐渐明白事理了,他挺后悔当初对父亲的所做所为。
  
  齐秀枝想帮助他们重建亲情,因为父子俩冷战的时间太长了,为了避免尴尬,能让亲情慢慢融入,每回任小东帮父亲做事都是偷偷摸摸的。第一回被阿斌发现他跳阳台逃走,是学过厨艺的任小东想帮父亲做一碗清肺的大补汤,没想到任老板提前回来了。第二回是帮任老板修补摔坏的清代花瓶,背包里全是修补工具。他们想让任老板慢慢发现真相,知道儿子已替他做了不少事。
  
  这一回,任小东是专门为劳累成疾的父亲做药膳的。齐秀枝眼泪巴巴地说:“前两回你突然回来,本来是想叫你们父子相见的,可小东怕你骂他,硬是要逃跑,却被你给想歪了。”
  
  任小东说:“要不是秀枝姐,我可能永远不会进这个家。爸,你错怪我们了,每回吴阿姨都在场的。”
  
  任老板一把抱住儿子:“你这屁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懂事了啊?”
  
  五
  
  这真是让人感动的真相啊,任老板一家大团圆了!
  
  阿斌趁人不备悄悄地溜了,他挺欣慰的,任老板好人有好命,不仅有个好老婆,还有个好儿子。世上哪来那么多坏人啊?还是好人多。
  
  任老板的门口挤了一大帮看热闹的工厂员工,“奸夫”真相被大家竞相传颂,任家的丑事变成了美谈。大家称颂任老板一家的同时,没忘了背地里批斗阿斌,说他“嘴巴长、女人一样八卦、当狗的德性”,当然大家也仅限于背后说,当面则装聋作哑,其实连阿斌自己也挺尴尬的,他这事干得真不光彩。
  
  几天后,有“狗德性”的阿斌意外地高升了,荣升后勤主管。任老板说,多亏他告密揭发,不然不会早早知道儿子妻子的苦心。任老板在大会上当众夸奖阿斌:“阿斌这密告得好,实心眼的好人才会告这种密。”
  
  阿斌目瞪口呆,看来这密还真告对了。
  
  阿斌升职后,工作更加忙碌起来,他又被任老板派到桃花村去出差。阿斌有一段时间没去找肖蓝了,中间曾打电话过去。肖蓝冷冷地说:“我正和网友鬼混呢。”阿斌一气之下也就不再理她了。
  
  这天,阿斌无意中在村中看到跟肖蓝交好的“网友”,他正被一堆人围着打骂呢,一打听,他才知道,那家伙的父母家就住在这里,打小就爱偷鸡摸狗,这回偷了村民的羊,被抓个正着……
  
  阿斌心想:那天看那“网友”虽然疑似奸夫,但仪表堂堂,也不像偷鸡摸狗之辈啊。肖蓝如果为了这么个男人跟自己冷战,那就太不值得了,就算夫妻情分尽了,他也不能看着她后半辈子遭罪。
  
  想了想,阿斌编了条短信发过去,大意是说:让她多方了解一下那个网友,不要瞎眼坑了自己。
  
  过了一会儿,肖蓝回短信:又告密上瘾了是吧?你在任老板那的事我都知道了,你还要告什么密?就当我面来告,我今天回家。
  
  阿斌赶紧往家赶,肖蓝果然回来了。阿斌忙说:“你结识的那个网友,根本不是好东西呢,不信你去桃花村打听……”
  
  肖蓝哭笑不得:“谢谢你的好心告密,不过我也明明白白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跟他就是一般网友,我呀,还舍不得你这实心眼的臭男人呢。”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