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正文

恐怖鬼故事:神奇的贩卖机

时间:2015-9-14栏目:搞笑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神奇的贩卖机

  作者: 浪人Ken

  那是个倒霉的晚上。轮胎爆胎,车子卡在水沟里,手机掉了,钱包忘记带出来。

  最悲惨的是,和玫君约好了一起到兰潭赏月,没想到却临时下大雨。“气死我了,以后再也不跟你出来了!”玫君气呼呼地坐在车里发脾气。尽管我已经说了千万声的“对不起”,玫君的脸上始终不见笑容。

  “把车子开到水沟里面去的可是你啊!”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巴却不敢这么说。

  车窗外的大雨噼里啪啦地下着,别说是月亮了,周围数公里范围之内只见水茫茫的一片,几乎快要连马路在哪里都看不清了。

  “都是你啦!大风天叫我出来看什么月亮!”玫君越来越火,顺手掐了我一把。

  我一边哀嚎,一边替自己辩驳道:“没办法啊,谁叫你不看天气预告的。”

  “这么说来……是我的错喽?”

  没有多久,玫君用手机叫了一辆出租车来,然后自己一个人狠心地坐着出租车走了。临走前她只丢下了一句话:“你自己想办法。”便留我一个人在滂沱大雨中淋雨。

  无奈,我只好四处寻找电话亭,想叫一辆出租车来载我。就在我经过潭水旁的凉亭时,我看到了奇怪的画面。

  在凉亭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台贩卖机。在兰潭这种风景区有贩卖机就有点儿奇怪了,更奇怪的是,贩卖机竟然还摆在凉亭的正中央!

  凉亭的中间本来该有张石桌子、旁边有几张石椅子的,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简直不伦不类。

  贩卖机的延长线绵延到公厕的另一头,根本看不出来是用多长或是用多少条延长线连接的。

  外头下着滂沱大雨,四周的可见范围内连半个人影都不见。看来除了这个凉亭之外,我是无处可去了。

  在狂风呼啸的大雨之中,凉亭中间的贩卖机闪烁着微弱的灯光,彷佛在召唤着我前去。

  我将外套披在头上,冒着四散纷飞的雨点飞奔到凉亭里面。

  一进到凉亭,我便迫不及待地凑上前去看贩卖机。

  这个贩卖机怪,贩卖机里面贩卖的东西更怪。

  内衣、内裤之类的东西我曾听说在日本的贩卖机有卖过,但是人头、大腿骨之类的东西……这个贩卖机卖的东西也太过惊悚了吧!

  我继续看着贩卖的商品,有很多都是人类器官之类的,看起来怪令人发毛的。

  除此之外,内脏、眼球、毛发、排泄物、分泌物等等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上面都有卖,甚至还区分出到底是男性分泌物,还是女性分泌物。

  在最后一排,竟然还贩卖棺材,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贩卖机贩卖的东西种类之多,令人叹为观止;其贩卖的商品之奇特,更是令人惊讶不已。

  在价钱的那格标示灯上面,标示着一些奇怪的数据,像是一星期、两年、十年等等。

  难不成,这些商品所必须支付的东西,是买方的生命?

  贩卖机的取物口也是出奇得大,大到我整个人都可以躲在里面睡觉。这么大的取物口,我想,掉一具棺材出来也不稀奇吧!另外,有一张特别的说明贴纸,吸引了我的目光,上面注明着——付费乘倍,可以指定对象。

  我看得一头雾水,指定对象?指定什么对象?如果真的可以指定,那假设我要买某某人的头或大腿骨,真的可以买得到吗?

  我无法想象用生命来买卖东西,也无法想象当商品从下面那个巨大的取物口掉出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画面。

  尽管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什么都不买也实在是心痒难搔。我推测这应该只是整人玩具之类的,待会儿掉出来的,应该只是一些做得很逼真的人骨道具。

  反正闲着也没事做,付费方式又是什么一星期、两天之类的,根本不必投钱下去。在好奇心和无聊的作祟之下,我决定买一样东西试试看。

  打定主意之后,我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商品,带着既期待又兴奋的心情按下了“大腿骨”那个按钮。

  咚隆!一根骨头真的从贩卖机里掉了出来。

  我从取物口将它拿起来。大腿骨沉甸甸的,好像不是塑料玩具。我拿着大腿骨,用力敲向凉亭旁边的柱子,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感觉上蛮坚硬的,有实质感,不太像是假的道具。

  我拿着大腿骨玩了一会儿,渐渐地感到无趣,我想要买的是比较有趣或是刺激的商品。

  要买什么呢?

  我将目光转移到了“人头”那格。这个还蛮刺激的,比起大腿骨和其它器官要来得恐怖。只是,既然要的是人头,总要指定个对象吧?指定,要指定谁呢?

  想起今晚的事情,我决定了,就指定玫君吧!

  其实在我的心里,恶作剧的成分居多,对于贩卖机的好奇远胜过报复的心态,毕竟,我是喜欢玫君的。我并不希望真的在贩卖机的取物口看到玫君的头。

  我一边猜测着究竟会掉出准的人头,一边寻思:不可能真的掉出玫君的头吧?多半只是掉出不知名的人头来。

  咚隆!

  紧张的时刻来临,我满怀兴奋地往取物口看去,没想到,我看到的是一幅怵目惊心的画面。从取物口里头掉出来的竟然真是玫君的头!

  从四散的鲜血中滚动着掉出来的那个头,的的确确是玫君的。玫君的头从颈部被整齐地切断,鲜血还在汩汩地流着。她的头发湿漉漉的,上面还有洗发精的泡沫。该不会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人砍下头颅,然后丢到这个贩卖机里头的吧?

  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玫君睁大着双眼,眼神里充满着惊愕和无法置信的怨恨神情,张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渐渐地,玫君的眼神变得灰黯,因痛楚而扭曲变形的五官也逐渐松弛,到最后,一动也不动地浸泡在血水里。

  由于这一幕太过于逼真,又太令人难以想象,我被吓得脑海里只剩一片空白。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想着,为什么玫君的头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真的是玫君的头?

  难道,我真的花了十年的“生命”,买了这个没用的东西,还因此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孩?

  我捧着玫君的头颅,十分懊悔地跪在地上,心里只是重复着一句话:“万一这真的是玫君,怎么办?”

  不!这一定是假的!鬼大爺原创故事。

  玫君早就坐着出租车离开,现在已经在离兰潭很远的地方。怎么想,玫君都不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在心里如此告诉自己,只有这样,我才能从恐惧中挣脱;只有这样,我才能逃离崩溃的边缘。

  我开始假设并且分析,这个人头一定只是蜡像做的。那些蜡像馆里的蜡像,不是也做得惟妙惟肖,彷佛和真人一样吗?

  既然蜡像馆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那这个贩卖机掉出栩栩如生的人头来也就不算太稀奇了。

  除了真的能够“指定”,而且真的掉出玫君的头这个比较不可思议、无法解释的疑团之外,贩卖机在我眼里已经不那么神秘和恐怖了。

  心里安定下来之后,那份好奇心又开始不安地蠢蠢欲动。

  我注意到,在贩卖机的下方标示着最贵的那一样商品,那是“棺材”,上面标示的价钱是五十年。

  五十年?

  我今年才26岁,假设我只能活到70岁,那么如果我买了这个棺材不就等于要寿终正寝了?有点儿刺激,又很令人期待。

  不知道是否真的会掉下一副棺材,也不知道“生命”用光了之后的我,究竟会怎么样?

  光想象就令人按耐不住,我焦急地按下“棺材”那个按钮,满心期盼着接下去将会发生的事情。

  忽然,从贩卖机里面弹出一口棺材,砰咚,摔在凉亭旁边,紧接着,从贩卖亭里跃出了四个人!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牛头马面,还有黑白无常!就在我还来不及害怕的瞬间,牛头马面用锁链将我套住,紧紧地捆绑起来;黑白无常则将我抬起来放进棺材里面,同时在我脸上盖上白布。

  我奋力地挣扎着,但是在狭小的棺材里无法使力,铁链又锁得紧,我顿时感到欲哭无泪的绝望。

  棺材的外面传来了敲钉子的声音,还有铲土的沙沙声。我猜测,力气比较大的牛头马面应该是在铲土挖坑,想必是要将我埋进去。

  而那黑白无常在棺材的四角钉上铁钉,为的当然是不让我有机会逃脱出来。

  我听到沙沙的声响在棺材盖上不断响起,然后,还有两声咚隆、砰咚的声音。

  我猜想,那个大腿骨和玫君的头大概也被一并埋了进来。

  “呜呜……”我挣扎着被捂住的口鼻,想要呼喊救命。棺材外头的沙沙声已经渐渐地模糊了。

  雨声,慢慢变得细不可闻。我想,我应该是被埋在蛮深的地底下了。在这种大风天,在兰潭这种偏僻的风景区,可能要经过好久,才会被人发现,有堆奇怪的土坟。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