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恐怖鬼故事:丰都旅馆潮湿之女

时间:2015-11-2栏目:恐怖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丰都旅馆潮湿之女

  作者: 无相

  "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东西!"大腹便便的上司将他辛辛苦苦做了一个礼拜的策划案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这个职位是有能力者居之,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工作,你要是做不了就趁早给我滚蛋!"

  张子轩脸上火辣辣的,双手攥成了拳头,他有好几次都差点儿忍不住将自己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面前这个胖佬的脸上,但是一想到很难再在这个城市找到这么高薪的工作,他还是强忍住怒气装作认真聆听的样子。

  上司将他臭骂了一顿,这才消了气,冷冷道:"重做,下个礼拜前给我交上一份成功的策划案,否则……"

  张子轩一张一张拾起了地上的策划案,走出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你瞧他那样,干不了就别干呗,占着茅坑不拉屎。"

  "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呢,说不定是拿钱买来的毕业证……"

  同事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毫不避讳地议论着,张子轩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终究没忍住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周围的同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嘟囔着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这次张子轩没有像平常那样老老实实待在办公室直到老板走了之后才离开,而是拎起公文包就出了门。

  到了楼下他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大雨。他本来想回去拿伞,但想了想同事和领导那丑恶的嘴脸,硬是憋着一股气冲进了雨中。

  他是堂堂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凭着那张文凭他很容易就进了这个并不算大的公司。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自从他来了之后,同事们总是排挤他,孤立他,完全没有大学时和同学们相处时的和睦融洽。

  或许这就是大学和社会的区别吧。他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乌云已经遮住了大半边天,雨越下越大,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街道上低洼的地方已经蓄满了水,他要十分小心才能避免自己一脚踩进水坑里面。

  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就在他准备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人影。就在他的右前方,是一个女人。

  美丽的女人。她穿着一件及地的米白色蕾丝边长裙,手里提着一个淡黄色的包包。因为没打伞,她全身都暴露在了雨幕之中,湿透了的长裙贴在她的身上,显现出她曼妙的身材。但最为吸引张子轩的,还是她那一头如海藻般乌黑浓密的头发,不停地往下流着水,说不出的妩媚和妖娆。

  这可是个搭讪的好机会。张子轩大步走了上去,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小姐,你没有带伞吗?"

  那个女人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张子轩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美,很美,不仅是五官精致,更为重要的是,她的眉头里好像带着一股哀愁。看上去直让人心疼,要不是还不认识,张子轩真想把她拥进怀里。

  "忘了带了。"女人委屈地撇了撇嘴,更显风情。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买一把。"张子轩此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在办公室的不愉快,也顾不得踩进水坑,飞快地跑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把伞。

  "为什么是一把伞而不是两把伞呢?"女人看出了他的心思,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却是没有拒绝,站在了他的身边。

  女人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香气,张子轩在和她的交谈中得知,她叫林伊儿,和张子轩差不多大。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和自己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分手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在这里淋雨。

  很快就到了公交车站,张子轩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继续往前走。林伊儿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只是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向前走着。

  因为刚才浑身湿透了的缘故,林伊儿被冻得有些发抖,张子轩见状,就慢慢地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她的腰间,他见她没有拒绝的意思,就加大了右手的力气,将她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几乎要贴在自己的身上了。

  "哎,对了,你家在哪里啊?我送你回去。"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张子轩就看到自家的小区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林伊儿带回来自己的家。

  "就在前面的那个小区。"林伊儿伸出手指了指。

  "我们原来住在一个小区啊。"张子轩面色古怪,"我怎么以前一直没见过你?"

  林伊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是最近才搬来的,而且一直是在上夜班,所以很少遇见小区里的人。"

  张子轩心中暗喜,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再加上有了今天的交集,以后联系起来就方便了很多。到了自家楼的时候张子轩才知道,原来林伊儿就住在自己的楼下。

  "今天多谢你送我回来。"林伊儿站在自己的屋子门口,冲着他笑道,"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待会儿洗个澡就睡了,以后有机会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好啊好啊。"张子轩用力地点了点头,直到林伊儿关了门,这才恋恋不舍地上了楼。

  第二天上班,张子轩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虽然经理和同事还是同以前一样对他不是那么友好,但是一想到下班之后就能去找林伊儿,他便将这些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他第一次觉得上班的时间如此漫长,一到下班时间,他就冲了出去。

  回到家之后,他先是把自己的工作服换下来,打扮得帅气潇洒,可还没等他出门,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张子轩有些不满,嘟囔着开了门,可很快他就变了一副模样,满脸笑容地看着门外的人。

  是林伊儿,她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及膝睡衣,露出下面一截如莲藕般的小腿,张子轩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可不想给林伊儿留下一个好色的坏印象。

  "怎么呢?打扮这么帅,是要出去约会吗?"林伊儿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什么啊,我还是单身呢。"张子轩连忙解释道。

  林伊儿笑了笑,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再纠结下去:"那个……我屋子里的保险丝坏了,你能帮我修一下吗?"

  "当然可以啊。"张子轩急忙点了点头,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机会。

  他跟着林伊儿下了楼。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外面已经开始带了些暮色,楼道里也阴沉沉的,看不太清楚。林伊儿屋子的门大开着,里面没有一点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张着大口的怪兽。

  张子轩无端端觉得有些恐怖。

  "保险箱就在里面,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屋子里的保险丝老是烧坏。以前男朋友在的时候,都是他来换的,现在他走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弄。"

  林伊儿的屋子里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可具体怪异在哪里,他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就像他小时候有一次溺水的时候,全身都浸在水里的那种感觉。

  张子轩找来了工具,几分钟过后就把保险丝给换掉了。

  "你这屋子里潮气太大了,所以保险丝才很容易被烧断。"

  屋子里亮堂起来,张子轩环视了四周,屋子里没什么装饰,客厅里只有一个沙发,一个书架和一张桌子,连电视都没有。墙上是深蓝色的壁纸,看起来让人很是压抑。不过令张子轩奇怪的是,客厅的桌子下面摆了好几个盆子,里面装满了水,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进来喝杯茶吧。"林伊儿自然地挽起了他的手臂,将他拉进了客厅里。她手臂很凉,有些滑腻,很像一条蛇。可这并不能阻止张子轩的心猿意马。

  走进屋子他才发现,地板好像刚刚擦过,还带着水痕,她家的沙发也有些潮潮的。张子轩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坐在了沙发上,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异样。

  "你这屋子里是不是有水管漏水呀,怎么潮气这么大。"

  林伊儿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身去厨房倒了杯水:"喝杯水吧,我待会儿还要去上班呢。"

  张子轩正待接过,谁知林伊儿脚底一滑,手里的水一下子就泼在了他的裤子上。他还没反应过来,林伊儿就慌乱地蹲了下去,抽出纸巾在他的大腿上擦拭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张子轩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来他就对林伊儿有非分之想,现在她这么一弄,分明就是火上浇油。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身子往前一倾就抱住了林伊儿。

  林伊儿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他。张子轩心中大喜,一下子便扑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地上滑腻腻的,但是欲火中烧的张子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林伊儿的身子在他的怀中扭动着,就像是一条香艳的美女蛇。

  张子轩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林伊儿趴在他的身上,右手不停地在他的胸口画着圈。

  张子轩不安地扭了扭身子,激情过后他又再次感受到了沙发的潮湿,这让他很是难受。

  "要不你搬过去跟我住吧,你这房子太潮湿了,日子久了会得病的。"

  林伊儿扬起头看着他:"真的要我搬过去和你住吗?"她笑着,很美,但不知为何,这笑容在张子轩的眼中,却是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他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之脑后,伸手搂住了她的香肩:"当然了,我总觉得你这房子阴森森的,还是住在我那里好一些。"

  林伊儿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而是站起身来向衣柜走去:"再说吧,我还得去上班。"

  张子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开始穿起了衣服。

  林伊儿起初不愿意搬到楼上去住,但耐不住张子轩软磨硬泡,最终还是搬了上去。林伊儿是在一家酒吧当驻唱歌手,每天晚上八点去上班,早上四五点才回来。后来在张子轩的强烈要求下,林伊儿才辞了自己的工作,安心地待在了家里。

  不知道为什么,张子轩的同事们最近都不像以前那样处处针对着他,反而是处处躲着他,好像躲避瘟神一样。张子轩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乐得清静。

  这天他回到家,林伊儿正在坐在沙发上,泡着脚,敷着面膜。自从林伊儿搬进张子轩的屋子之后,两个人的关系进展迅速,很快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爱人。

  "我怎么天天回来都看见你在泡脚啊。"张子轩把背包和外套挂起来,径直走到她身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水不小心泼在沙发上了吗?"他不安地扭了扭身子,换了个位置,却发现整个沙发都有些潮湿。

  "没有啊,"林伊儿小心地抚了抚自己脸上的补水面膜,接着说道,"一个人在家里,没有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

  "有我养你你怕什么呀。"

  "我决定明天去游泳馆玩去。"林伊儿带着面膜冲他笑了笑,看上去竟有些吓人。

  "你怎么这么喜欢水啊?"

  林伊儿看上去好像有些困:"因为女人是水做的啊。"她的语速越来越慢,最后完全没了声息,似乎是睡着了。

  就在这时,屋子里的灯突然一下子全灭了,张子轩跑到保险箱一看,原来是保险丝烧了。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得出去买保险丝,等他换完保险丝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林伊儿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脸上的面膜也已经有些发干。张子轩苦笑了一声,走过去慢慢帮她把面膜撕了下来。

  面膜之下,是一张浮肿的脸,就好像是在水里浸泡了好几天的浮尸一样,看上去可怖之极。

  张子轩吓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可等他再看过去,只见林伊儿的脸蛋白里透着红,让人忍不住真想咬一口。

  刚才肯定是眼花了。张子轩拍了拍脑袋,又向前走了一步,仔细地在她的脸上看了半天,光溜溜的,甚至连每一个毛孔都能看得清。

  "眼花了,眼花了。"张子轩摇了摇头,弯下身子把熟睡的林伊儿抱了起来,放到了卧室的床上,等他返回来倒洗脚水的时候,才发现洗脚盆里的水表面好像是浮了一层油状物,看上去恶心之极。

  "真是的,女人就是可怕,"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没有在意,"什么护肤品都敢用。"

  为了哄林伊儿开心,张子轩特意请了一天假,陪她去了游泳馆。老板也难得的没有刁难他,而是痛快地给他批了假,说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游泳馆今天没有多少人,一直是旱鸭子的张子轩也下了一次水。让他惊奇的是,林伊儿进了游泳池就像是鱼儿得了水,各种花样的游泳姿势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他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就上岸了,穿了衣服到休息室等她。

  可张子轩等啊等啊等了好久都没有见她过来,中途甚至还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一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林伊儿差不多已经游了五六个小时了!

  张子轩急忙站起来跑到了游泳池旁边,偌大的游泳馆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他环视了一周,天蓝色的泳池干净极了,没有一个人在里面游泳。

  "难道没找到我自己先走了?"张子轩疑惑地挠了挠脑袋。就在这时,他看到泳池的底部,一个穿着淡青色泳衣的人慢慢浮了上来。

  "小时候学过潜水,刚才忍不住就钻到水底看了看。"林伊儿甩了甩头上的水,慢慢朝着他游了过来。她的身上有成串的水珠,乌黑厚密的头发如同一团黑色水藻,披在她的肩上。

  让张子轩奇怪的是,林伊儿在泳池里泡了这么久,皮肤却没有半分发皱的迹象。他正想问,却看见林伊儿身上的水都不擦就披上了外套。

  "哎,你这样会生病的。"张子轩连忙提醒她。

  "没事的,我喜欢这样。"林伊儿冲他展颜一笑就进了更衣室。

  张子轩想象了一下那种感觉,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好像知道自己家里的沙发为什么总是那么潮湿了。

  "你是?"林伊儿看着门外身材高挑的女人,皱起了眉头。

  女人挑起眉头打量了她几秒钟,紧接着轻蔑地哼了一声:"你是张子轩现在的女朋友吧?进展还挺快,这么早就同居了。"

  林伊儿揉着刚洗过的头发,看着这个面色不善的女人,正想关门,却突然听到张子轩在身后惊呼出声。

  "你怎么来了?"

  "她是谁?"林伊儿倚在门框上,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子轩。

  张子轩苦笑道:"她是我的前女友——韩倩。"

  韩倩一把拉开了门,鞋也不换就走进了门,四处打量着。

  "哟,我看你这几年混得也不怎么样嘛,还住在这么破的房子里。"她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但很快就皱着眉站了起来,显然湿漉漉的沙发让她感到了不适。

  "你来干吗?"张子轩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同时握住了林伊儿的手。韩倩是他在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大学毕业之后他没有听她的话进大公司,而是想着进一个小公司会更容易做到高层。两人意见不一,韩倩一怒之下就离开了他。

  "没啥,"韩倩扫了一眼他们十指紧扣的手,呵呵一笑,"没什么事,就是今天到你的公司谈生意,听你的同事说你病了,顺便过来看看。"

  "谁说我生病了?"张子轩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

  "还说你没生病?"韩倩嘴巴张得几乎可以吞进一个鸡蛋,"你自己照镜子看看。"

  张子轩冷笑了一声,转身去了卫生间。他不知道韩倩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但很明显带有来看自己笑话的意思,他就想证明自己过得好好的,让这个可恶的女人闭嘴。

  镜子中的他两眼深深陷了下去,脸上长满了红色的痘痘,就像是很久之前他脸上长的青春痘一样。他吓得一激灵,终于明白为何最近同事们总是躲着他了,恐怕是他们都以为他得了传染病,害怕传染给自己,才处处躲着他的。

  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我想,这并不足以成为你嘲笑我、鄙视我的梗吧?"张子轩冷笑,"不过是上火脸上长了痘痘而已,我过得很舒坦,不用你操心。"

  韩倩气结,憋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狠狠地一甩手,怒火冲冲道:"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娘不管了!"

  "不送。"

  韩倩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险些摔倒,她暗骂了一声就匆匆出了门。张子轩这才发现林伊儿一个人气鼓鼓地站在旁边,便急忙走过去搂住了她的肩膀,安慰道:"乖啊,不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

  林伊儿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去了浴室。

  "我要洗澡了。"

  张子轩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发现林伊儿最喜欢的就是洗澡和喝水,就连面膜,也全都是补水的,倒也真应了"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

  也不知道是否因了韩倩说过的话入了心,张子轩最近倒真觉得自己生病了。先是上班的时候总是疲倦,打瞌睡,可回到家之后反而没有了睡意。以前那些让他食指大动的美食也不能勾起他任何的食欲了。

  他总是手脚冰冷,身上也总是滑腻腻的,这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条穿着西装的大蛇。

  这样又过去了几天,他看着镜子里日益消瘦的自己,终于决定去看医生了。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是,林伊儿对他的身体毫不关心,她永远都在摆弄自己的浴室,或者是泡脚,或者是喝水,就好像离了水她就不能活了一样。

  "湿气过重了,小伙子。"带着老花镜的医生仔细地给他把了脉,然后给他开了几服药,张子轩抓了药就要走,那个老中医却突然叫住了他。

  "小伙子……"他似乎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你最近遇到了些不该遇见的东西,你这湿气,不是一般的湿气……"

  张子轩有些疑惑,可不管他再怎么问,那个老医生却是始终摇头,不再向他透露什么了。

  遇上了什么不该遇见的东西?张子轩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最近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他上楼的时候经过林伊儿以前住的屋子,门把上布满了铁锈,好像很久都没有人打开过了。他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举步朝楼上走。

  就在这时,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他的老同学打来的。

  他有些奇怪,自从毕业之后,他很少和自己联系了。

  "喂?"

  "子轩吗?你快过来吧,韩倩死了。"

  张子轩的步子一顿,有些不可置信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怎么死的?"

  电话那头的人咽了一口唾沫,艰难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讲……说她是淹死的吧,她是在自己的车里面;说她是疾病猝死吧,症状又像是溺水而亡的……反正你自己过来看看就是了。"

  张子轩抬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家门,略作犹豫,还是转身下了楼。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家的门看上去有些奇怪,可又总是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正如他的那位老同学所说,韩倩淹死在了自己的私家车里。口鼻腔前可见多量白色或淡红色形泡沫,皮肤皱缩,双眼睁得大大,让人看了心里直发寒。

  可奇怪的是,除了韩倩的身上是湿漉漉的之外,车里其他地方都是十分干燥的,难道说是有人把溺死在水中的韩倩打捞起来又放回了车子里面?

  他那位老同学之所以给张子轩打电话,是因为他能想到的和韩倩最亲密的人就是张子轩了。警察盘问了两人一番,问了一些韩倩最近的情况,就让两人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张子轩一直再想,自己开始生病,韩倩诡异的死亡,究竟有什么联系,他想了好久突然意识到,一切怪事的发生,都是从林伊儿住进自己的屋子之后才发生的。

  也就在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家的门有哪点奇怪了。他之所以觉得怪异,是因为他看到自家家门的时候的感觉,像极了自己第一次去林伊儿家看到她家的房门时的感觉。此时他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屋子此时完全变成了第二个林伊儿的屋子!

  他越想越觉得心惊,最后他决定回自家一探究竟,实在不行就和她分手。毕竟美人和生命比起来,还是命比较重要一些。

  他到了楼梯拐口的时候抬头一看,看见林伊儿穿着睡袍正倚在门上等他,巧笑倩兮。本来是再幸福不过的场景,可此时看在张子轩的眼中,却是无比的恐怖。

  门框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落在她的肩膀上,可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

  张子轩壮着胆子走了上去,站在门口,以试探的口吻问道:"宝贝,这屋子里实在是太潮了,明天我们找个时间把水管修修,再把家具都换成新的,你看行吗?"

  林伊儿慵懒地趴在他的肩膀上,一个转身就把他推进了门里面,然后顺手带上了身后的门。

  "唔……明天再说吧。"她吻了上来,张子轩躲避不及被她给吻了个正着,可是他很快发现,林伊儿闭着眼,神情十分陶醉,可是她的脸上却开始不断地往外渗水,刚开始还是一颗颗水珠往外冒,但很快就像是一个破了口的水袋一样,汩汩地往外流起了水。

  张子轩惊恐地想要退后,可林伊儿的双手像钳子一样紧紧地抓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又是一个大雨的天气,(www.flsjg.com)林岚忘了带伞,他把自己的公文包举在头顶在雨幕中狂奔。可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正前方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蕾丝边连衣裙的女人,湿透了的衣服贴在她的身上,显露出她曼妙的身材,一头如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身后,当真是说不出的妩媚。

  "美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淋雨啊?"

  女人转过了头,她很美,眉头里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林岚爽朗地笑了笑。道:"这有啥大不了的,我送你回家吧。"

  ……

  "啊!"张子轩尖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头疼得厉害,周围是刺眼的白色。过了好久,他才慢慢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医院。

  "我……这是怎么了?"他转过头问身边忙碌的护士,问道。

  护士捂着嘴偷笑,道:"听送你来的人说,前几天下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你竟然晕倒在了大街上。更奇怪的是,你居然趴在了水坑里,还溺水了!"说到这里,那个小护士再也忍不住,抿着嘴笑起来。

  张子轩难得的脸一红,看来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对了,你女朋友待会儿就要过来了,你晕倒的这两天她可是天天来看你呢。"小护士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病房。

  没过一会儿,张子轩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不是林伊儿还能是谁!他吓得大叫起来,身子连连往后退:"你到底是谁,你不要过来!"

  "我是韩倩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她看起来很是焦急,想把手伸过来摸摸他的额头,但肝胆欲裂的张子轩只是一个劲地往后退。

  听到动静,小护士跑了过来,一看到张子轩这样也是又好气又好笑。韩倩急忙向护士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认识我了。"

  小护士摆了摆手道:"没事,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先去忙了,有事叫我。"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我给你倒杯水吧。"韩倩对着他温柔地笑了笑,转过身去给他倒水。

  张子轩有些惊疑不定,难道真的是自己脑子坏了,可就在他要放松警惕的时候,他听到了"滴答"一声轻响。

  一滴清水从韩倩的连衣裙上滴了下来,在地板上打成了一片水雾……

  "这就是我的故事。"楼上带着面具的男人弯着腰,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厅里太热了,他的身上渗出了一层水珠,就连他站的那块地方,也是湿了一大片。

  身穿汉服的老板和老板娘齐步从楼上走了下来,与此同时,台上的面具人也鞠躬后走下了台。

  "感谢这位客人为我们分享的故事,下个周末……"毫无前例的。老板和老板娘同时顿了片刻,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不知道各位客人是否对我们两个人的故事感兴趣……"

  台下立马开始骚动起来,都是略带疑惑地看着老板和老板娘。

  "看看时候,就算没到,也差不多了呢……"老板娘自言自语道,可这次,老板竟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她一起说出这句话,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老板娘叹了一口气,手一挥,大厅里的灯,一下子便全灭了,只剩下出口处一盏暗黄色的灯还闪着微弱的光芒。

  "各位,今晚就早点睡吧。"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