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故事大全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 正文

张车子

时间:2018/2/9栏目:百姓故事

  张车子

  作者/王祖远

  从前有一对姓周的贫穷夫妻,靠着丈夫周大郎的祖先留下来的几块田,种些蔬菜、稻米,十分勤快而且守本分。

  但是,田土的质地不大好、土壤也不肥沃,种出来的稻米总是七零八落、萝卜也是瘦瘦歪歪的,连菜叶也是稀稀疏疏的;辛苦了两、三个月,勉勉强强收成,凑成了一桌饭菜──喔唷!那饭也干,萝卜也苦,菜叶吃起来像嚼树皮一样,别说拿到市场去卖了,就连免费送给邻居,都还被邻居扔去喂猪吃了呢!

  然而,周大郎夫妇很难得的是个乐天派的想头:米饭干巴,用茶水泡着吃了更香更醇;萝卜瘦歪,切成细丝炒干了更觉香甜爽口;青菜干涩,多加点鸡油拌炒,一样是脆滋滋的。他们总认为,耕种全是靠老天爷赏饭吃,那阳光日晒、那雨水浇灌、那和风送暖……没有一样不是上天平白的恩典和赏赐,人家再怎么瞧着他们苦,他们的心头也总是欢欢喜喜、天天感恩。

  有一天,村里突然来了一位年轻女子,她来历不明、又怀着身孕,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村里人问她从哪里来?夫家在何处?来村子里要找谁?她都红着脸答不出来,只是低着头,双手绞着衣服下摆,小小声地哭。

  村里的人怕惹麻烦,都没人愿意收留她;这时,善良的周大郎夫妇动了恻隐之心,私下商量:"这位小姐也是怪可怜的,都快生孩子了也不见一个亲人或朋友帮她。万一在荒郊野外突然生了,被狼群或野狗攻击伤了婴孩,那可怎么办呢!"

  古时候的旅人常在野地行走,夜里被狼群或山虎吞吃的事情时有所闻,他们的顾虑不是没道理的。

  于是,周大郎夫妇俩商量好,由周家妇人出面对年轻女子说:"您不要怕,看您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想来是一时遇了难。我们家呢,只有咱夫妇两个,也不怕人家说什么闲话。我家房子简陋,田地贫瘠,吃的也是粗茶淡饭,但至少可以遮风蔽雨、有个温饱。您不介意的话,就来我们家来住几天,可好?"

  那位年轻女子噙着泪,感激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年轻女子在周家住了下来。

  年轻女子感谢周大郎夫妇的热心,这才就着夜晚的一小盏烛光,把周家妇人当成姐姐一般对她透露身世。

  原来,她本是平河镇一户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从小由母亲指腹为婚,许配给了表兄;没想到表兄家里遭了困难,父母双亡之后,变得一贫如洗,只好到年轻女子家中投靠。她的父亲贪爱富裕生活,不想履行婚约,更打算将她另嫁给镇上的有钱富户。但她极不愿意,因为她和表兄早就认定彼此才是夫妻,于是偷偷地远走他乡、私下拜天地结了婚。

  一年多之后,她怀了孩子,原以为这件喜事能够逗老人家开心,于是和表兄一起想要回到娘家,请求父母的原谅和接纳;没想到回娘家的路上,表兄突然染了急病过世,她既伤心又觉得自己命苦,也不敢回娘家,就一直流浪到周家居住的这个小村庄。

  "原来你的身世这么凄凉,孩子还没出生,丈夫就死了,怪可怜的,不过你也真不愧是个重情讲义的女子。"周家妇人帮她擦去眼泪,安慰她说:"不要紧,相遇也是有缘,你先安心住在我们家好好休养,等到孩子出世,我们再想办法凑钱,将你跟孩子送回娘家,好吗?"

  从此之后,年轻女子就在周家住了下来。周家妇人当她是自己妹妹一样,偶而挑出的好米先给她熬粥,菜叶较嫩的都让给她吃,就连那只养了很久、专门用来下蛋的老母鸡,也都忍痛宰了炖汤给年轻女子补身。

  年轻女子也很懂事,看到周大郎夫妇忙着务农,就主动将屋内打扫得干干净净,每一床被单都洗得又软又香,衣服有破洞、有勾扯,都缝合得稳稳妥妥。尽管如此,年轻女子内心对于周家夫妇的感激,还是觉得报答不足。

  "老天啊!"年轻女子睡前想起周氏夫妇的种种善良美好,忍不住跪在床边,向上天诚心诚意地祈祷:"像他们这样的好人,您可得保佑他们长寿、多财、幸福呀!"

  那一夜,天空传来微微的春雷声响。

  就在年轻女子临盆的前一晚,周大郎突然做了个奇特的梦。

  他梦见有七彩云朵飘降在自家屋顶,不一会儿,云朵里跑出来许多金衣白袍的使者,一字排开跪下,又从彩云深处走出一位身材足足有一般人三倍高的天帝,气势雄伟地环瞰四周。这时,天帝像烈火般的双眼,看了看地面上的周大郎,像是嘉勉似地点了点头,对身旁的人交代:"周家夫妇老实平凡,但是做人有情有义,做了热心助人的好事,非常难得可贵,应该大大赏赐他们!"

  "启禀天帝,"身旁的人翻了翻手中的金色簿子,恭敬地回答说:"可是这对夫妇命中没有大富大贵的命;不过,‘张车子’的财运倒是可以转移给他们。"

  周大郎很纳闷,心想:"张车子?他……他是谁啊?没听过这个人呀?"

  "嗯嗯,很好,那就这么办吧!"天帝吩咐后,云朵里出现一辆金雕玉琢的华美马车,天帝登车后,所有的使者也都纷纷乘上各种座骑随之而去,七彩云朵化为一阵轻烟。周大郎在梦中清清楚楚地看见,就在最后飘去的那朵彩云里,有人抛出一只"金元宝",准准地掉落在周家平日用来停牛车的车棚上。

  "哇……哇……"一阵洪亮的婴儿哭声将周大郎吵醒,这才发现刚才只是南柯一梦。

  "生了生了!"周家妇人乐得喜颠颠的:"大妹子她生了!你瞧!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娃娃,哎!多亏我炖了那只老母鸡,这孩子长得真是好!赶明儿我得再挖点青菜萝卜,想法子跟隔壁换只鸡腿来给妹子补补身!"

  "瞧你乐的!像抱自己孩子似的。"周大郎笑道,"来,抱过来我看看。喔!这孩子宽额、高鼻、阔嘴,就像相书上说的,天生的什么来着……"

  "天生的富贵命!"

  "对对对,还是你记性好。呵!"周大郎说:"对了,老婆大人你说说,这孩子他娘打算给他起什么名字啊?依我看啊,他长得这么好,说不定长大要做官!得起个像样点儿的名字,是吧?"

  "孩子的娘说了,她和孩子命苦,所以孩子的名字得起得丑一点儿才好养活长大,"周家妇人一边摇着孩子,一边说:"她家表哥姓张,孩子是在咱家车棚里生的,所以要给他起名为‘张车子’,牛车的车,儿子的子!"

  "张车子?"周大郎一听,惊得一拍大腿:"哎呀!就有这么巧的事儿!"

  "什么巧事啊?"

  周大郎于是将梦中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全告诉妻子。周家妇人听得都愣了,她半信半疑地说:"这该不会是你自个儿胡思瞎梦的吧?"

  "是不是胡思瞎梦,日后便知!"周大郎说。

  周家夫妇俩目光一起看向怀中的张车子,只见他白胖胖的小脸上绽开了好可爱的笑容,回望着周家夫妇。

  果不其然,自从张车子诞生后,周家一连串地财运连连,就像隔壁的王阿狗半羡慕半妒嫉地说:"简直像踩了千年狗屎般的好运。"

  首先,是周大郎到山里砍柴,意外拾得了一张被秃鹰啃剩下的老虎皮,洗干净了到市上叫卖,得了三十两白银。

  再来,是周家妇人到河边洗尿布,洗着洗着,一个东西从上流漂进她手中,捞起一看,喔唷,居然是一只亮得会闪人眼睛的宝石镯子。周家妇人拿它到处打听,是邻村富太太遗失已久的心爱之物,高兴之下,重赏二两黄金给周家妇人做为谢礼。

  得了这许多意外之财,周家夫妇却不忘本,没拿去盖大屋或买新衣,只有为了糊口,拿了些零散的碎银块起了新的鸡寮和猪圈,好好务实过日子。更打算等到张车子会走路的时候,将她们母子好好地送回娘家去。

  妙的是,周家夫妇就像得到上天厚助,养鸡鸡肥、养鸭鸭壮,养猪也头头肉实,不必拿到市场叫卖,乡亲已经排队等着抢购。不出几年光景,周家财务兴盛,家大业大。

  只是村里的人人都觉得奇怪,周家夫妇已经这么有钱了,怎么连个工人也不雇、佣人也不请,房子还是住的老屋,衣服也老是那几件,就连吃的喝的用的,都与旧时没有太大改变。唯独他们对张车子母子可真好,不但花大钱给她们母子盖新屋,所用的衣服饮食床单被褥全是上好的,就连张车子头上的虎头帽,都是省城里特别订制的;日子一久,村里人难免开始起猜疑、说杂话,甚至有人怀疑起周大郎是不是跟年轻女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暧昧关系。

  于是,就在张车子满五周岁的那天晚上,周家夫妇特别邀请张车子母子到自己家的屋子里来,将当年那个奇特的梦境告诉张车子的娘。说完,周家丈夫转身到内屋取出一个上锁的大箱子,慎重地开了锁,哗!里头满满的都是黄金、白银,少说也够置购五、六栋华宅,或是上百亩肥沃田地了。

  "这里头全是这些年攒下来的钱,除开生活所用,全都在这儿了,我们分文也未多取……"周大郎说。

  "周大哥,周大嫂,你们这是……"她有点料到他们夫妇的心意,不禁哽咽了。

  "我们也很舍不得你们,这些年,我们早已像家人一样……车子这孩子第一次会爬、第一次学走路,我们都是亲眼看着的。"周家妇人将张车子拉进怀中,流着泪说:"但是,孩子也长大啦!该是让他认祖归宗的时候了。这些年,你周大哥感念孩子带来的好运,可他没有一天忘本,知道总有一天要回到我们原本该过的生活,因此从不敢多贪一文钱、多享一天……"

  "然而,我们也知道你们母子原本就出身富贵,总有一天也要回到那般的生活,因此这些年,总以上好的饮食、起居助你养大孩子,这样等你带着孩子回到外公外婆家,才能顺利地适应。"

  "是呀!"周大郎点头回应,一种终于完成心愿的欢喜,从他心底漾到脸上:"这孩子天生大富大贵,我们能帮你将他养大,就是我们的福气。如今有了这许多财富,孩子又这么白胖可爱,你大可以带着他衣锦还乡,相信你的双亲一定会十分欣慰,高兴都来不及,当然也不会怪罪你当年不告而别了!"

  "周大哥、周大嫂,我真不知该如何回报你们……"张车子的娘想到周家夫妇这般用心良苦,感动得泣不成声。

  隔天一早,周家夫妇帮张车子母子雇了马车护送她们回乡。

  周家夫妇向张车子母子挥别的时候,周家妇人好像送走自己的亲妹妹跟亲外甥似的,到马车都看不见了还哭得稀哩哗啦。

  周大郎用袖子温柔地给老婆揩揩眼泪鼻涕,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些年,从不会为了财富,动歹念或起歪心吗?"

  "为什么?"周家妇人问。

  "因为啊!老天早给了我天地间最珍贵的财宝,那就是你啊!"周大郎笑眯眯地说。

  周家妇人破涕为笑。

  "走吧走吧!回屋吃咱的老米饭吧!"周大郎搂着老婆进屋,满足地说:"婆子是老的好!屋子是老的好!人哪!也是老老实实的最好喽!"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本文标题:张车子
链接地址:http://www.flsjg.com/gushi/359964.html

365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