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主导的亚洲投行对东盟国家的影响分析

时间:2016/10/4栏目:金融学365体育投注网站

  中国主导的亚洲投行对东盟国家的影响分析

  一、引言。

  日前,中国倡议出资 500 亿美元建设亚投行,并倡议建设更广泛的"一带一路"(即: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标志着,继长期由美国主导的双边经济和东盟主导的区域经济之后,21 世纪亚洲经济的第三个支柱即将形成。甚至连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美国的传统盟友,以及所有的东盟成员国都宣布准备加入这个中国首创的经济机构。这一现象对加快重塑亚洲长期存在的地缘经济以及地缘政治结构产生了潜在的和深远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加入这个组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东南亚地区拥有亟待开发的丰富的资源和巨大的潜力,对投资也有更大的需求。同时,东南亚国家希望利用区域互联来提高他们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及开发潜在市场。由此看来,尤其当全球经济低迷对各国经济产生极大威胁之时,亚投行的建立是必要的。也有人认为,为了促进新的全球经济增长、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这种"基建热"会在东南亚地区持续下去(Sutter, R. and huang, C., 2015)。

  另一方面,尤其是当中国和诸如越南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关系相对紧张之时,中国提议的贯穿东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有力地推动了其在周边国家的外交政策。从某种程度上看,海上丝绸之路设计的初衷就是为了安抚那些由于中国在南中国海强硬的领土主张而感到威胁的周边国家。讽刺的是,中国似乎一边在加剧和东南亚邻国的紧张关系,一边在安抚他们。尽管中国一再表示海上丝绸之路和亚投行的建设都是出于和平发展经济的目的,而非政治意图,但其却坚持单方面声称拥有南海绝大部分的领海权。

  本文主要探讨的问题是,中国主导的区域性倡议将如何、以何种方式影响东盟国家?这会对东盟主导的多边主义产生怎样的影响?另外,东盟国家应如何应对这看似势不可挡的趋势呢?他们的应对措施又会带来哪些利弊呢?基于此,本文对亚投行中东南亚国家,即东盟国家与中国的比较关系进行了细致研究。

  二、背景。

  (一)中国的"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3 年 10 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印尼议会发表讲话时提出了建设"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Sutter, R. and huang, C., 2014)。2014 年 11 月,他在亚太经合组织经济领导人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又着重强调了这一倡议,同时也再次强调了建设一条着眼于中亚和中国西部周边国家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这两项倡议提出的背景则是中国承诺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投资 400 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Sutter, R. and huang, C., 2014)。

  不过,这一方案的具体措施和提供资金的具体时间尚未确定。唯一可以明确的是,这些资金将用于实现中国及其周边国家的充分连通。

  从某种程度上讲,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是为了巩固中国与诸如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友好国家的关系。而这一目标的实现主要依赖于经济刺激,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协定。

  从这点看来,海上丝绸之路不只是平行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更是延续历史上中国海洋基础设施投资的重要一环。有人将这些投资归纳为"珍珠链战略"(Sutter, R. and huang, C.,2014)。

  需要注意的是,海上丝绸之路和亚投行的建设还有一个隐含的意义,那就是方便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印度洋及其较远处进行更为频繁的部署。显然,中国海军需要在东南亚海上交通线上建立可靠的物流链。换句话说,中国急需从东南亚沿海国家获取能源和资源供给。

  (二)东盟国家。

  东南亚地区快速的经济发展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商机,而加入亚投行,则可以使这些国家有效地抓住机遇,从中获利。很少有人会否认,未来世界的经济中心将在东南亚,而亚投行将在东南亚经济的持续发展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东盟国家也将会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之一。东盟经济总量有望在 2020 年超过 4 万亿美元,在 2030 年超过 9 万亿美元。基于此,东盟整体经济规模将在 2025 年超过日本(Kim, Y., Chung, J. and Jung, H., 2014)。

  亚洲开发银行的《亚洲发展展望》中指出,预计到 2020 年,东南亚国家还需 8 万亿美元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仅印度尼西亚就需 2300 亿美元,而大湄公河次区域可能需要 500 亿美元(亚洲开发银行,2015)。亚投行的建立,将明确未来中国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方向。过去,中国一直对缅甸港口城市实兑的石油和天然气进行投资。中国和马来西亚也已经宣布将在马六甲进行联合港口项目。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一直致力于加强中国的能源安全以及促进中国及其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而亚投行的建立以及"海上丝绸之路银行""丝绸之路基金"等多项专业投资工具的使用,将对其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Choi,2015)。

  同时,中国已经是东南亚地区大部分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比如,2013 年中缅双边贸易已经超过 100 亿美元,比过去 10 年的贸易额增加了 10 倍。中国是很多东盟成员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东盟成员国也因其较近的地理优势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成为中国公司越来越重视的投资目的地。它们也成为了中国支持的新型经济走廊的一部分(Choi, 2015)。

  对于东南亚来说,另一项即将到来的重大事件就是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成立。经过 1 年的延迟,这项贸易协议终于在 2015 年底正式生效。该协议承诺,资本和劳动力将在 10 余个国家 6.25 亿人口之间自由流动,在这个世界第七大市场内,他们将共享超过 2 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东南亚各政府和各行业都希望东盟经济共同体可以推动供应链的整合,促进经济进一步发展,但风险在于,个别行业甚至一些成员国家很可能不愿加入其中,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劳动力市场改革也是东盟的另一大问题。东盟成员国担心当地的劳动力无法与邻国廉价且熟练的工人相竞争,因此,尽管东盟经济共同体可以使劳动力在各国自由流动,服务业市场自由化和建立跨境专业资格认可系统的进展依旧缓慢。与此同时,基础设施也面临问题。东南亚地区人口在不断向大城市流动,导致公路、公共交通、电信以及电源供给很难满足需求。新兴大都市、资源丰富的省级市区以及有望成为新兴制造业中心的区域集镇之间的联动不足。这些挑战已经对越来越复杂的区域供应链的发展造成了阻碍。更复杂的是,旨在加速区域一体化的各种自由贸易协议增加了许多繁文缛节,导致很多公司不明白这些协议各自的优点是什么,以及他们应该如何利用这些优点。尽管成员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将是东盟多边主义的重心,各国政府依旧看重经济一体化的后果。

  除了美国和日本,中国的亚投行倡议显示了中国对东盟这一地区的兴趣。对于东盟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时机。各成员国急需为进一步一体化做好准备,同时避免凝聚力的减弱。

  另一方面,东盟成员国必须沉着思考他们之间的进一步合作是否确实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在此之前,各成员国必须思考他们是否已为经济一体化做好准备。

  三、中国-东南亚关系。

  (一)总体关系。

  中国在多边会议中所展现的卓越领导力,及其 2013 年对东南亚地区的访问,对中国的东南亚政策具有深远影响。不过,中国如今的做法和之前大不相同。过去,中国大多只是对别国的倡议做出反应,甚至是自 2000 年中国变得更加主动之后,它所提出的如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协定、清迈倡议、清迈多边化倡议等主要倡议都是在"东盟+"框架的引导下进行的(Sutter, R. and huang, C., 2015)。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已经超越了这一框架,开始积极提出自己的倡议。突出的例子有香山论坛、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尽管中国仍在继续参与东盟主导的进程,但是它已决心推动"中国+"的相关安排(Sutter, R. and huang, C., 2015)。

  事实上,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活动并不新奇。从 1994 年到 2010 年,中国一直是多个以东盟为中心的合作机制的创始国之一。这些机制包括东盟区域论坛、东盟+3,以及东盟国防部长会议+8.尽管中国最初对多边主义表示怀疑,但自 20 世纪 90 年代末以来,中国就日益积极地参加这些论坛(Sutter, R. and huang, C., 2014)。

  在 2014 年中国-东盟峰会上,中国承诺将对东盟进行经济援助,即向东盟国家提供 100亿美元优惠贷款以促进在不同领域的实际合作。①中国也对湄公河表示出了兴趣,并对大湄公河次区域进行了投资和援助。2014 年在曼谷举行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峰会上,中国强调了它对该区域其他国家--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以及越南经济上的重要作用。鉴于湄公河区域对基础设施的迫切需求,中国强调了其在发展该区域高速公路和河流交通方面的重要作用。中国希望通过其在钢铁、水泥等建筑材料方面的巨大产能来促进中国在大湄公河次区域的投资(Choi, 2015)。

  (二)南海的紧张局势。

  尽管美国和日本持强烈的保留态度和谨慎态度,大部分东南亚国家仍然参加了 2014年亚投行的开幕式。其中,一直参与南海争端的菲律宾也列入其中。尽管目前中国的积极态度象征着中国与东南亚关系的巨大进展,中国那些倡议的整体影响还很难精准地确定。

  对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来说,更困难的问题在于,如何将投资和贸易用于建立中国和东南亚的。这个将使东南亚国家的价值观和外交政策目标与中国相一致,并放弃美国,认同中国。

  另一个南海的争执方是越南。2014 年,当中国将石油钻井平台放置在存在争议的领土内时,两国发生了一系列骚乱、暴力事件以及关系危机。最近,中国在不断努力稳定与越南的关系。尽管在南海主权方面存在不定期的纠纷,但中国和越南之间的外交关系有助于缓和这一紧张局势。事实上,越南在南海主权问题上的态度平衡了中国和菲律宾之间持续1是越南的第七大投资者。中国对越南的投资也从 2012 年的 3.45 亿美元增长为 2014 年的23 亿美元。

  在这一背景下,各国对南海主权问题的关注度就下降了。中国可能希望领土争端不会影响到南海地区的总体稳定,只要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坦诚相待、求同存异。中国支持"双轨"的解决方式,即:一方面,直接相关的国家提出的争议应通过和平方式进行友好协商;另一方面,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应由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共同维护,不需要其他国家干预。

  四、讨论和结论。

  包括东盟所有成员国在内的50多个国家的举措很可能推动中国主导的新型经济-政治治理的出现。显然,中国所承诺的基础设施投资的增加,代表了中国在东南亚不断扩大的经济影响力的前沿。作为一个新型的地区多边发展银行,亚投行的重心不同于亚行(亚洲开发银行)。看起来,亚投行与亚行互补,因为亚行关注扶贫而亚投行更多地关注基础设施。

  不过,这个由中国主导的新兴机构有两方面的含义。首先,就权力结构而言,它绝对以中国为中心,而不是以东盟为主导。其次,就组织原则而言,这个由中国主导的机构的支撑力既不是由威胁驱动的集体安全,也不是基于规范的合作安全,而是以身份为基础的累计酬劳的共同安全。它所强调的是独立、互利合作以及亚洲国家的共同命运。中国的这些举措建立在实用性的基础上,既利用了参与国对发展的共同需求,又利用了中国进行回报的能力,也利用了中国是亚洲永久一员这一国家形象作为合作的基础。

  不过,这些举措对中国关系的积极影响很可能被一些负面因素所抵消。比如,因由缺乏透明引起的腐败所产生的摩擦、就环境和劳工标准所产生的纠纷、因不使用当地劳动力和供应所产生的怨恨以及因基础设施难以保养所产生的累债。相对而言,东南亚地区有巨大的市场需求,而中国,具有基础设施建设的丰富经验、装备制造的强大能力,并可以提供极具成本效益的产品。中国和中国公司对参与港口、公路以及铁路的建设感兴趣,也愿意将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转移到东南亚国家。

  长远来看,挑战依然存在。由于中国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经济作用,亚洲内部越来越紧密的合作很可能会破坏美国-亚洲联系的根基。中国显然想成为亚洲事务的中心,同时,这样一来,中国也能推动区域联动,与周边国家发展互利伙伴关系。中国认为,实现共同繁荣是安抚邻国的必要途径,也能抵消中国的海上强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尽管国际上批评不断,但中国已决心维护其对争议领土及其资源的控制,维护其在南海的权利。中国转向东南亚可能是其对周边国家和组织的大政策评估的一部分。随着亚投行倡议的出台,中国正试图采取新的方法,在不损害中国领土主张的前提下解决问题。由此看来,中国的亚投行代表着一切经济、外交和安全关系。

  那么,这可能会对东盟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近期而言,中国提议的项目可能补充"东盟+"论坛。原因如下:第一,中国的一些建议,比如升级的自贸区框架和东盟-中国互联互通将和东盟框架共同发展,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东盟自身的一体化;第二,中国决心并注入资金带动东南亚国家参与合作可能引起美国、日本等其他国家的竞争,以减弱中国的影响力。东盟国家可以一边享受利益,一边利用竞争推动自身发展和区域一体化进程。

  不过,长远看来,中国主导的机制也可能从两个方面对东盟造成挑战。第一,如果中国越来越多的举措建立在东盟框架之外,或者更糟糕的是,中国首选的机制目标与东盟的机制目标相矛盾,那么它有可能破坏东盟的中心性。第二,如果越来越多的东盟国家选择牺牲东盟整体利益,从中国的经济红利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中各自获利,那么它有可能减弱东盟的凝聚力。

  那么鉴于这些否命题的存在,可以给东盟国家提供哪些建议呢?第一,东盟必须确保成员国家的中心性和融合性,尤其是较小的国家,应该探索将中国的倡议置于东盟框架内的方法。第二,每个东盟国家都必须利用中国的承诺和资金推动自身的国家发展和区域联动性。第三,东盟国家必须鼓励其他大国在东盟主导的论坛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第四,东盟国家应该继续促进他们与外界的经济与战略联系的多元化。东亚峰会等"东盟+"论坛应朝着这个方向实现进一步制度化。

  东盟经济共同体和不断发展的中国经济是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东盟国家如何利用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由这些国家自己决定。

  参考文献:

  [1]Bhattacharyay, B. N., (2012), Estimating Demand for Inmfrastructure, 2010-2020.,Cheltenham, UK and Northampton, US: Edward Elgar.

  [2]Choi, P., (2015), "The establishment of AIIB and Development Finance of NortheastAsia", The Korea-chinese Social Science Studies, Vol. 13 No. 1, 147-168.

  [3]Kim, Y., Chung, J. and Jung, H., (2014), "Successful MarketingStrategies in EmergingMarkets: Focusing on the Southeast Asian Market", JAsian Marketing Journal, Vol.15 No.4,201-212.

  [4]Sutter, R. and huang, C., (2014), "Beijing Shifts to the Positive, Downplays Disputes",Comparative Connection.

  [5]Sutter, R. and huang, C.,(2015), "Beijing Sets Positive Agenda, Plays down Disputes",Comparative Connection.

  报纸和网站:

  [1]Asia Pacific Bulletin;[2]Asian Legal Business.

  [3]ASEAN Statistics.

  [4]Asian Development Bank.

  [5]China Daily;[6]The Economist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365体育娱乐